定 - 菩提佛學辭典

《佛光大辭典》

令心專注於一對象,而達於不散亂之精神作用,或即指其凝然寂靜之狀態。反之,心散亂不止之狀態,則稱為散,二者合稱定散。定原為梵語 samādhi(三摩地、三昧)之意譯,俱舍宗及唯識宗以之為心所之一;俱舍宗以之為十大地法之一,唯識宗則以之為五別境之一。

令心不散亂之修行,及由此而有之特殊精神狀態,通稱為定,其進境有層次等差。又因止、觀,均行、不均行,有心、無心等之不同,而生四禪、四無色、二無心定等之差別,或為禪定之總稱,或以心一境性之義而稱三摩地,或稱三昧。定與戒、慧同為三學之一,乃佛教實踐方法之大綱。又八聖道中之正定,為五根、五力之一,故亦稱定根、定力;六波羅蜜(六度)之一,即禪定(梵 dhyāna,禪那、靜慮)。

定之意義有種種異說。據大智度論卷二十八載,禪定、四禪二者皆稱定、三昧。據十住毘婆沙論卷十一載,禪指四禪,定指四無色定、四無量心等。成唯識論了義燈卷五本列舉定之異名,共有七種:(一)三摩呬多,梵語 samāhita,譯為等引。等,即遠離心之浮(掉舉)、沈(惛沈)而保持平衡,乃身心俱安之狀態;引,乃由自力引起(發生功德)之意,能修此定,則離諸煩惱,而引發勝妙功德。等引通於有心、無心二定,但不通於散位。(二)三摩地、三昧,梵語 samādhi,譯為等持,又作正心行處。能修此定,心則端直,安住一境而不動,即心平等攝持之意。通於定、散,但僅限於有心位,而不通於無心,為定之本體。(三)三摩鉢底,梵語 samāpatti,譯為等至。謂能修此定,正受現前,大發光明,慶快殊勝,處染不染,無有退轉,即已至身心平等之意。僅通於有心、無心二定,不通於散位,為定之自相。(四)馱那演那,梵語 dhyāna,譯為靜慮,或以音略譯作禪。謂澄神審慮,專思寂想,即鎮靜念慮(分別)之意,通於有心、無心、有漏、無漏,但限於色界之定,不通於無色定。(五)質多翳迦阿羯羅多,梵語 cittaikāgratā,譯為心一境性。謂攝心一境,策勵正勤而修習,即將心集中於一對象之意,為定之自性。(六)奢摩他,梵語 śamatha,譯為止、正受。謂止息諸根惡不善法,能滅一切散亂煩惱,即離邪亂之想念,止心寂靜之意,僅限於有心之淨定。(七)現法樂住,梵語 drsta-dharma-sukha-vihāra。謂修習禪定,離一切妄想,身心寂滅,現受法喜之樂而安住不動,即於現在世經由淨定、無漏定等享受定之法樂,限於色界之四根本定。

定有生得定、修得定二種:(一)生得定,謂生於色界、無色界(俱為定地),為依前世善業之力,自然所得之定地。(二)修得定,謂生於欲界(散地),以後天努力修行所獲得者。上記二定,於色界定中,即稱為生靜慮、定靜慮;於無色定中,則稱為生無色、定無色。

依定之內容及其修行之階段,可將定分為多種。俱舍宗將其大別為有心定與無心定等二定。有心定包括四靜慮(四禪、四色界定)與四無色定,合為八定(八等至)。四靜慮,即:(一)初靜慮,(二)第二靜慮,(三)第三靜慮,(四)第四靜慮。於初靜慮得滅除語言,第二靜慮以上滅除尋、伺,而四靜慮順次滅除憂、苦、喜、樂等諸受。又初靜慮無鼻、舌二識,第二靜慮以上五識皆無。四無色定,即:(一)空無邊處定,得滅除與眼識和合之可見有對之色想、與耳鼻舌身四識和合之不可見有對之色想、與意識和合之不可見無對(無表色)之色想,而入無邊之虛空想。(二)識無邊處定,捨外空緣,唯緣內心識,入於無邊之識行。(三)無所有處定,厭離識處廣緣之苦,滅除識想,作無所有之行相。(四)非想非非想處定,又稱非有想非無想處定,捨離無所有之行相,知見一向非想(無粗想),進而捨非想之行相,達於非非想(有微細想)。

八定有已入定之階段,及近定之準備階段;前者稱為根本定,或根本等至,後者稱為近分定,然初靜慮之前階段非稱近分定,而稱未至定,故僅有七近分定。又初靜慮與第二靜慮之近分定中間之階段,稱中間定,或中間靜慮,如修習此定,即可生於大梵天。第四靜慮中,自下下品至上上品,計有九品,上上品乃色界定中最高之定,稱為邊際定。

上記之未至、中間、七近分、八根本等諸定,視「尋」、「伺」等之有無,再分為三種三摩地。尋,指尋求推度,為粗雜之精神作用;伺,指伺察思惟,為深細之精神作用。三種三摩地為:(一)未至定與初靜慮之有尋有伺三摩地,即有覺有觀定。(二)中間定之無尋唯伺三摩地,即無覺有觀定。(三)第二靜慮近分以上之無尋無伺三摩地,即無覺無觀定。此稱三定,或稱三三摩地、三三昧。

定之性質,分為味定、淨定、無漏定等三定,又稱三等至。(一)味定,又稱味等至。與貪愛相應而起,乃愛樂味著於前念(前剎那)淨定之定,位於八根本定與中間定。(二)淨定,又稱淨等至。相應於有漏善心所起之定。又分為:(1)順退分定,謂順自地之煩惱而生起味定。(2)順住分定,謂順自地之淨定。(3)順勝進分定,謂順上地之淨定。(4)順決擇分定,謂順無漏智而起無漏定。於未至定、中間定、七近分定、八根本定中俱生。(三)無漏定,又稱無漏等至。為聖者所依,乃得無漏智之定,係於未至定、中間定、四根本定(靜慮)、下三無色定(不包括有頂)所俱有,其斷除煩惱之作用甚強。

一般以有心定分為止與觀等二品,而有均與不均之分。未至定與中間定,觀之作用較為殊勝,即觀品增,止品減;四無色定,止之作用較為殊勝,即觀品減,止品增;唯有色界之四根本定,止與觀均等,和合俱轉,故稱靜慮;其餘四無色定等,止、觀不均行,故總稱為唯定。據瑜伽師地論卷三十載,以奢摩他品為止,意為攝心凝住一處;以毘舍那品為觀,意為以「慧」思擇觀察種種諸境,係依奢摩他品所起者。

奢摩他品分九種心住:(一)內住,又稱令住、最初住。謂攝外攀緣,遠離內散亂,而令心堅執於境。(二)等住,又稱正念住。謂攝心之粗動而令心遍住微細。(三)安住,又稱覆審住。遠離散亂及失念,將心安置於內境。(四)近住,又稱後別住。謂親近念住而數數作意。(五)調順,又稱調柔住。謂將心調伏不使流散。(六)寂靜,又稱寂靜住。謂能深見惡尋思及隨煩惱之過患,乃將心攝伏。(七)最極寂靜,又稱降伏住。謂制伏由失念而現起之惡尋思及隨煩惱。(八)專注一趣,又稱功用住。謂由功力而定力得以相續。(九)等持,又稱平等攝持、任運住。謂自數數修習之因緣,令定心之無功用相續轉。

毘鉢舍那品分四種慧行:(一)正思擇,又稱簡擇諸法。謂以思擇分別淨行所緣之不淨、慈悲、緣起、界、持息念等五種境,善巧所緣之蘊、界、處、緣起、處非處等五種境,淨惑所緣之世道、出世道等之差別諸法。(二)最極思擇,謂於差別諸法中思擇平等之實性。(三)周遍尋思,又稱普遍尋思。謂依分別作意以取諸法之相,而遍尋思。(四)周遍伺察,又稱周審觀察。謂詳盡推求所緣之境。

無心定分為無想定與滅盡定,均為滅除心、心所之定;無想定係凡夫及外道誤認無想狀態為真涅槃而修習之定,滅盡定則是聖者將定之境地作為無餘涅槃界之靜,而修習之定。又除無想定外,四禪、四無色、滅盡等九定,不得間雜異念,而係順次修行所得者,故又稱九次第定、無間禪。然於定得自在力之不時解脫之阿羅漢,依修行四禪、四無色等八定,能超越一地,修得高一層之定,稱為超定,或超等至、超越三昧。據俱舍論卷二十八載,八定之修相分為有漏、無漏二類。

據瑜伽師地論卷三十一載,入定之加行有九種:(一)相應加行,謂貪行者勤修不淨觀,瞋行者勤修慈悲觀,癡行者勤修緣起觀,憍慢行者勤修界差別觀,尋思行者勤修「持息念」。(二)串習加行,謂數習止、觀。(三)不緩加行,謂常樂遠離,修習「勤行」,而未敢緩慢。(四)無倒加行,謂依法與義而不執著自己之見取。(五)應時加行,謂了知止、觀、舉、捨等之相及修時。(六)解了加行,謂於了知止觀舉捨之相後,證得定之入、住、捨等自在。(七)無厭足加行,謂於小定不退屈,更進求上勝之法。(八)不捨軛加行,謂不令心馳流於外境,而極力調柔之。(九)正加行,謂於所緣之境數數發起勝解。

由修習九種加行,能令心速疾得定;若次第修習了相作意、勝解作意、加行究竟果作意等七種作意,得證入初靜慮地。又修定者應遠離四種障:(一)怯弱障,謂不希望出離。(二)蓋覆障,謂欲貪、瞋恚、惛眠、掉悔、疑等五蓋。(三)尋思障,謂尋思「欲」等之染污。(四)自舉障,謂高舉下劣之智見。此外,說一切有部之正義,以欲界為散地,而非修地、離欲地;定地唯於色界、無色界中。異師及大眾部則以欲界中亦有定。

大乘中,對於定之種類,更有多種說法。唯識宗及密宗之瑜伽觀行,天台宗之四種三昧,及禪宗之坐禪等,均是為使自己臻至佛果之實踐方法,此即修定。傳說佛陀說法之前,即曾入定,此為導他而入之定。又唯識宗於煖位、頂位、忍位、世第一法位等四善根位中之每一善根位,觀主觀與客觀之假有實無,而入於四定,即:明得定、明增定、印順定、無間定。

大乘義章卷十一載有諸家對四善根所依之界地的異說,如尊者達摩多羅以為,欲界一向不定,故四善根唯色界所攝。尊者瞿沙以為,欲界有六禪定,故依六禪定修起四善根。摩訶僧祇部亦主張欲界有禪定,故四善根攝於欲界。

據梁譯攝大乘論釋卷十一載,小乘清淨道論立有六十七種定,大乘立有五百定,而以大乘光定、集福德定、賢護定、首楞伽定等四定總攝之,以此四定為諸定之通業,依此修習十波羅蜜,能令眾生成熟、佛土清淨。

另據觀無量壽經載,往生西方極樂淨土之行,有定、散二善。唐代淨土宗善導以為,定善乃是於定心所行之善,亦即平息雜念;散善乃散心所作之善,亦即棄惡修善,二者合稱定散二善。而修此法門之修行者,各分為定機與散機。

此外,大品般若經卷三相行品、卷五問乘品、卷二十七常啼品、舊華嚴經卷二十五、卷二十七、卷三十四、卷三十八、卷四十五、卷四十九、卷五十、伅真陀羅所問如來三昧經卷上、大方等無想經卷二等,皆列有多種三昧定之名。〔雜阿含經卷二十八、中阿含卷五十八法樂比丘尼經、六門教授習定論、大智度論卷十七、成唯識論卷五、俱舍論卷五、摩訶止觀卷九、解脫道論卷四、顯揚聖教論卷二、順正理論卷二十七、翻譯名義集卷四〕 p3171





《丁福保佛學大辭典》

(術語)定止心於一境,不使散動,曰定。心性之作用也。有二類:一生得之散定,二修得之禪定。生得之散定者,欲界之有情亦生之,與心相應而起,專注於所對之境之作用也。俱舍論稱為三摩地,以之為大地法之一,唯識論譯為定,以之為五別境之一。修得之禪定者,為色界無色界心地之作用,必勤行修習而得之者也。如三學中之定學,六度中之禪定波羅蜜,即指修得之禪定。梵名三摩地Samādhi,譯言定,或等。等持者,平等保持心性之義也。是為散定唯有心也。又有等至等引之二。





《陳義孝佛學常見詞彙》

心住於一境而不散亂。





《中國百科全書》

Ding

亦稱增上心學,指禪定。即擯除雜念,專心致志,觀悟四諦。小乘有四禪,大乘有九種大禪、百八三昧等。小乘四禪為:1、初禪。即禪定的初級階段,這時沉思於專一,擯除情欲、消除不善心,這就是“離”。由此漸進而生喜樂,即欣喜與慰安。但此時尚有思慮,尚未達到表像的沉靜,故稱初禪。2、二禪。由初禪進而安住一想,達到表像的沉靜,獲得一種更高的喜樂。3、三禪。由二禪進而舍離喜樂而達到完全安靜境地,獲得輕安的妙樂。這時已產生了智慧,達到了正念和正智的階段。但此時尚有身體上妙樂的感覺,所以對涅盤境地來說還有一段距離。4、四禪。由三禪再進一步,完全超脫苦、樂,連自身的存在都已忘卻,達到舍念清淨的境界。即涅盤境界。九種大禪為:自性禪、一切禪、難禪、一切門禪、善人禪、一切行禪、除煩惱禪、此世他世樂禪、清淨禪。百八三昧為:般若經典中所說的一百零八種禪定,《大智度論》卷五有詳細說明。





《法相辭典》

p0806

成唯識論五卷十九頁雲:雲何為定?於所觀境,令心專注不散為性。智依為業。謂觀德失俱非境中,由定令心專注不散;依斯便有決擇智生。心專注言,顯所欲住,卽便能住。非唯一境。不爾;見道曆觀諸諦,前後境別,應無等持。若不系心專注境位;便無定起。故非遍行。有說:爾時亦有定起。但相微隱。應說誠言。若定能令心等和合,同趣一境,故是遍行;理亦不然。是觸用故。若謂此定,令刹那頃心不易緣;故遍行攝。亦不應理。一刹那心,自於所緣,無易義故。若言由定,心取所緣,故遍行攝;彼亦非理。作意令心取所緣故。有說:此定體卽是心。經說為心學,心一境性故。彼非誠證。依定攝心,令心一境,說彼言故。根力覺支道支等攝,如念慧等,非卽心故。

二解品類足論一卷三頁雲:定雲何?謂心一境性。

三解品類足論二卷十六頁雲:定雲何?謂令心住、等住、安住、近住、堅住、不亂不散、攝止、等持,心一境性,是名為定。

四解入阿毗達磨論上六頁雲:定,謂令心專注一境;卽是制如猿猴心,惟於一境而轉義。





《佛學次第統編》

七種定名略。

小乘二種禪共(世間禪)、不共。

世間禪十二門禪。

十二門禪四根本、四無量、四無色。

四根本禪初、二、三、四。

四無量心慈、悲、喜、舍。

四無色空、識、無所、非想。

六行觀厭苦、乃至忻出。

小乘不共禪亦世間亦出世間、出世間。

亦世間亦出世間禪六妙門、十六特勝、通明觀。

出世間禪觀、煉、薰、修。

觀禪二種壞法、不壞法。

壞法禪九想、八念、十想。

不壞法禪八背舍、八勝處、十一切處。

六妙門數、隨、止、觀、還、淨。

十六特勝知息入、乃至觀棄舍。

通明觀觀息、色、心、三事俱無。

九想胖脹、乃至燒。

八念念佛、乃至念死。

十想無常、乃至盡。

八背舍內有色相外觀色、乃至無所有處。

八勝處內有色相外觀色少若好若醜、乃至白勝處。

十一切處青、乃至識。

九次第定初禪、乃至滅受想。

師子奮迅三昧略。

超越三昧略。

大乘共不共禪略。

九種大禪自性禪、乃至清淨淨禪。

自性禪略。

一切禪善法樂住等三。

難禪第一二三。

一切門禪有覺有觀等四。

善人禪不味著等五。

一切行禪善禪、乃至現法樂住第一義禪十三。

除惱禪咒術所依、乃至等作等八。

此世他世樂禪神足變現調伏眾生、乃至暫息惡報放光明九。

清淨淨禪世間清淨、乃至煩惱智障斷清淨十。

一行三昧略。

三三昧有覺有觀、無覺有觀、無覺無觀。

四種三昧坐、行、半、非。

五種三昧地、水、風、金沙、金剛輪。

十喻三昧幻、乃至化。

十種三昧普光明、乃至無礙輪等十。

百八三昧首楞嚴、乃至離著虛空不染。

阿字月輪觀略。

月輪觀之五種三昧刹那心、流注心、甜美心、摧散心、明鏡心。

五相成身觀通達菩提心、乃至佛身圓滿。

五字嚴身觀略。

坐禪略。

結跏全、半。

全結跏吉祥、降魔。





《佛教哲學大詞典》

讀音:[ding4]

梵語三摩提(samadhi)的譯名。謂心定於一處不動、不散亂的精神作用及其狀態。“散”的相對詞,戒定慧三學之一。亦稱定學。即三昧、禪定。靜慮之義。亦稱等至。視為佛道修行的根本。<出曜經>第六卷雲:“雲何名定?所謂定者,意不退還,日進不卻。三七二十一日,寂然無想…意不錯亂,便得禪定,意亂失次”(大正第四卷第六三九頁)。<舍利弗阿毘曇論>第十五卷雲:“何謂定?煩惱未斷者,欲染斷,正斷、寂靜,瞋恚、愚癡、煩惱障礙、覆、蓋、諸縛惡行滅,正滅、寂靜…是名定”(同第二十八卷第六三○頁)。又、<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遺教經)雲:“汝等比丘,若攝心者,心則在定,心在定故能知,世間生滅法相…若得定者,心則不亂…行者亦爾。為智能水故,善修禪定,令不漏失,是名為定”(同第十二卷第一一一一頁)。定有各種。(1)小乘教的三禪。於小乘教是就靜心的方法,立有三種禪定。一是味禪,二是淨禪,三是無漏禪。<阿毘曇甘露味論>雲:“得禪定一心,心不分散,智能清淨,譬如油燈離風處,明清淨…是諸禪定,有三禪。味、淨、無漏也”(同第二十八卷第九七四頁)。<俱舍論>第二十八卷雲:“初味等至,謂愛相應,愛能味著,故名為味。彼相應故,此得味名。淨等至名,目世善定。與無貪等,諸白淨法,相應起故,此得淨名…無漏定者,謂出世定,愛不緣故,非所味著”(同第二十九卷第一四六頁)。因此,第一的味禪與對物事起愛著之念同樣,將心味著於一境稱定。第二的淨禪是謂有漏世間的諸善之定,具判斷法性、佛性的智能,脫離心的愛著,境界分明。第三的無漏禪是禪定不漏之義,謂透徹的禪定,離三界,而證果確實者。(2)權大乘教的禪定。于大乘教是說菩薩的修行有六度(六波羅蜜)。六度即: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能。其中的禪定即禪定波羅蜜。<大智度論>第十七卷雲:“問曰:菩薩法,以度一切眾生為事,何以故,閑坐林澤,靜默山間,獨善其身,棄舍眾生?答曰:菩薩身雖遠離眾生,心常不舍,靜處求定,得實智能,以度一切…問曰:行何方便,得禪波羅蜜?答曰:卻五事,除五法,行五行”(同第二十五卷第一八○、一八一頁)。(3)止觀的四種三昧。進入像法時代,天臺大師講說<摩訶止觀>,其中闡明修行禪定的方法有四種三昧,即:常行、常坐、半行半坐、非行非坐的各三昧行,為正修止觀的助緣,以助悟<法華經>極理的一念三千之理。(4)末法的定。進入末法,日蓮大聖人將禪定的當體以三大秘法的禦本尊圖顯出來。故、三大秘法中,本門本尊是配於戒定慧三學中的定,稱為虛空不動定。禦書一代聖教大意(第四一一頁)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三學(戒、定、慧)之一。為梵語suma^dhi(三昧、三摩地)或dhya^na(禪那)的意譯。可分為二︰

(1)心所之一︰即令心專注於一物件而不散亂的精神作用,俱舍宗以之為十大地法之一,唯識宗以之為五別境之一。

(2)指由修行或由業報而得的定︰俱舍宗將此大別為‘有心定’、‘無心定’兩種。‘無心定’又分為無想定及滅盡定。無想定,指凡夫及外道誤認無想狀態為真涅槃而修習之定;滅盡定,指聖者將定之境地作為無餘涅槃界之靜,而修習之定。

‘有心定’則有四靜慮及四無色定等八定;各有生、定二種。‘定’是因,‘生’是果。定之四靜慮、四無色是在欲界散地等次第斷下地煩惱而修得的定心,因之生色界四靜慮天、四無色天者,名為生靜慮。各定靜慮有其前方便的近分定,即近定的準備階段。相對於此,四靜慮、四無色定稱為根本定。近分定中,初靜慮的近分稱為未至定,故近分定有七。此外,初靜慮與第二靜慮的近分定中間之階段,稱中間靜慮或中間定;修習此定得生於大梵天。

以上八根本、七近分、未至、中間諸定,總為定之體。依其與尋(粗分別,即尋求推度,為粗雜的精神作用)、伺(細分別,即伺察思惟,為深細的精神作用)之相應情形而區分為三︰(1)未至定與初靜慮之有尋有伺三摩地,(2)中間定之無尋唯伺三摩地,(3)第二靜慮以上之無尋無伺三摩地。

由其性質,可分為味定、淨定、無漏定等三定。味定,與貪煩惱相應而起,愛著於定。淨定,與有漏的善心相應而起。無漏定,聖者依之而得無漏智。又味定無近分定、未至定,淨定有八根本、七近分、未至、中間諸定,無漏定有未至定、中間定、四本靜慮定、三無色定。

定之名稱種類極多,《俱舍論光記》卷六舉三摩地、三摩 缽底、三摩呬多等三名;《唯識了義燈》卷五(本)出七名︰(1)三摩呬多(sama^hita),譯為等引。(2)三摩地、三昧(sama^dhi),譯為等持。(3)三摩缽底(sama^-patti),譯為等至。(4)馱那演那、禪那、禪(dhya^na),譯為靜慮。(5)質多翳迦阿羯羅多(cittaika^grata^),譯為心一境性。(6)奢摩他(s/amatha),譯為止。(7)現法樂住(dr!is!t!a-dharma-sukha-viha^ra)。

《法界次第》卷下載,禪有世間禪(有漏定)、出世間禪(無漏定)。世間禪,凡夫所行之禪,即根本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出世間禪複有二種︰

(1)出世間禪︰又名二乘共禪,指六妙門、十六特勝、通明、九想、十想、八背舍、八勝處、十一切處、練禪、十四變化、願智、頂禪、無諍三昧、三三昧、師子奮迅、超越三昧、三明、六通等。

(2)出世間上上禪︰又名不共禪;如自性等九種大禪,首楞嚴等百八三昧,諸佛、不動等百二十三昧等。

其他如佛陀說法之前,先行入定觀機觀法,此則為化他說法所入之定。至於禪宗的禪坐、天臺宗的四種三昧、密宗之瑜伽觀行等,此均為為自己出離而修的定。又《瑜伽師地論》的九種五百靜慮,《清淨道論》的六十七種三摩跋提等亦皆屬於定。

關於修定,《瑜伽師地論》卷三十一載,入定之加行有九種︰(1)相應加行,(2)串習加行,(3)不緩加行,(4)無倒加行,(5)應時加行,(6)解了加行,(7)無厭足加行,(8)不舍軛加行,(9)正加行。修習九種加行,能令心速疾得定。若次第修習了相作意、勝解作意、加行究竟果作意等七種作意,得證入初靜慮地。在將證入前,身體可能會產生八種生理現象,即動、癢、輕、重、冷、暖、澀、滑等八觸,修行者不須驚恐。又修定者宜遠離(1)怯弱,(2)蓋覆,(3)尋思,(4)自舉等四種障。

◎附一︰水野弘元《佛教要語的基礎知識》第七章(摘錄)

(一)定的語義與種類︰如果依戒來調整身心,接著就會產生統一心的定。為了得到定,而要調身、調息、調心,也就是調整身體、呼吸與精神,這可說是廣義的戒。

[四禪定]原始經典中對定的定義說明,以及三學中的定學、八正道中的正定等內容,全部都是在說四禪定。因為它是定中最基本的部分。關於四禪定,自原始佛教以來,有一種定型的說明,現依巴厘文表示如下︰

‘(初禪)離諸欲,離諸不善法,有尋,有伺,離生喜樂,具足初禪。(第二禪)尋與伺皆止息,內心淨,心統一,無尋無伺,定生喜樂,具足二禪。(第三禪)舍離喜心,依舍而住,有念有正知,受身之樂,“有舍有念而樂往”具足第三禪。(第四禪)斷盡苦樂,已滅喜憂,故不苦不樂。依舍而念乃清淨,具足第四禪。’

[種種定]所謂定是指精神的安靜統一,但心靜的方法有種種程度之不同,普通人日常心靜的欲界定,並不是真正的精神統一;真的精神統一稱為根本定,是屬於色界定及無色界定。四禪定是色界定的根本定;色界定若進而安靜、接近無念無想的狀態,則稱無色界定。(中略)

[四無色定]總之,色界、無色界是指禪定中之心的狀態,就如色界被區別為四禪,無色界也被區別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四階段,這是表示漸漸安靜的狀態。

[表示禪定的用語]表示禪定的用語有如下種種︰

sama^dhi定、定意、三昧、三摩地、等持

、正受

dhya^na,jha^na禪、禪那、靜慮、思惟修

sama^patti定、三摩缽底、等至

s/amatha,samatha止、奢摩他

cittaika^grata^,cittekaggata^心一境性

yoga瑜伽

其中,sama^dhi是指一般最廣義的定,包含有漏世間定、無漏出世間定、有心定、無心定、三界諸定全部。Dhya^na則只包含色界四禪定,不包含欲界、無色界的定,兼含有漏、無漏。Sama^patti只包含根本定的色界、無色界定,不包含欲界定,兼含有漏、無漏。四禪四無色定(八定)及加上滅盡定的九次第定,都是sama^patti(等至)。

s/amatha常與vipas/yana^,vipassana^(觀、毗缽舍那)並用,常被稱為止觀。‘止’是內心止寂的狀態,常含於無色界定;‘觀’是指觀察的智慧,常見於欲界、色界。色界第四禪稱止觀均等,是指止與觀平均適度存在,並可得到悟、神通等智慧,為最理想的禪定。

cittaika^grata^是指心集中於一點,意指精神統一(concentration)。

yoga是佛教以前婆羅門教所說的精神統一,與佛教的禪定相同。原始佛教以來,此字即被視為禪定之意,後來使用更為頻繁,如稱瑜伽行、瑜伽師等。

除此之外,意指禪定的用語,尚有sama^-hita(三摩呬多、等引、入定)、sama^panna(三摩半那、根本定)、現法樂住(dr!s!t!adharma-sukhavihara,dit!t!hadhamma-sukhaviha^ra)等。

[禪宗的禪]中國和日本禪宗的禪與印度的dhyana(禪那)不同,它不只是三學中的定學及波羅蜜中的禪波羅蜜,而是意指三學全體及六波羅蜜全體統合的內容。因為禪不只是指心的統一靜寂,而是會有開悟的智慧。禪的目的在於見性、心地開明,這也就表示禪是追求悟的智慧。禪宗的禪不是dhya^na。(中略)

(二)禪定修行的方法︰依據以上所說,可知禪與定,有種種不同的說法。關於禪定的修習法,原始經典中即有種種紀錄,到了部派佛教,整理得更為詳細。

[四十業處]據巴厘佛教所說,禪定時修習觀法的對象稱業處(kammat!t!ha^na),共有四十種業處。其中有很多都是原始經典所不提的,重點在順應禪定者的性格,選擇最適宜精神統一的物件,或依照禪定的進展而改變物件。總之,依此四十業處,則可以獲得四禪與四無色定。四十業處略如下列︰

十遍處(十一切入)︰地、水、火、風、青

、黃、赤、白、光明、虛空。

十不淨想︰膨脹、青瘀、膿爛、斷壞、食殘

、散亂、斬斫離散、血塗、蟲臭、骸骨。

十隨念︰佛、法、僧、戒、舍(施)、天、

死、身、安般(出入息)、寂止。

四梵住(四無量心)︰慈、悲、喜、舍。

四無色︰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

非想非非想處。

食厭想、界差別。

[業處與性格的關係]性格有(1)貪行(2)嗔行(3)癡行(4)尋行(散亂的)(5)信行(6)覺行(理性的)等六種區別。

貪行者……十不淨想、身念

嗔行者……四梵住、四色遍處(青、黃、赤

、白)

癡行者、尋行者……安般念(數息觀)

信行者……最初之六隨念(佛、法、僧、戒

、施、天)

覺行者……死念、寂止念、食厭想、界差別

一切性格者……六遍處、四無色

原始經典中亦提及業處與界地的關係,但此處暫不贅述。

[五停心觀與五門禪]其次,說一有部整理禪定觀法的物件,依照每一個人的性格,提出五停心觀及五門禪的修行法。五停心觀略如下列︰

(1)不淨觀(十不淨觀)□貪行者

(2)慈悲觀(慈悲喜舍)□嗔行者

(3)因緣觀(十二緣起觀)□癡行者

(4)界差別觀(肉體構成四大觀)□我見者

(5)數息觀(出入息觀)□散亂心者

[五門禪]是以念佛觀代替上列(4)界差別觀。所謂念佛觀,適合一切性格者,可使其心清淨。

[二十五方便]在天臺教學裡,依據止觀而提出二十五方便,為禪定修習的預備手段。二十五方便,即具五緣(具備持戒清淨、衣食具足、閑居靜處、息諸緣務、近善知識等五緣)、訶五欲(訶斥色、聲、香、味、觸五欲)、棄五蓋(捨棄妨礙禪定的貪欲、嗔恚、昏沉睡眠、掉悔、疑五蓋)、調五事(調節食、睡眠、身、息、心五事)、行五法(實踐欲、精進、念、巧慧、一心等五法)。

(三)禪定修習的目的︰為什麼要修習禪定呢?佛教以為是要使心統一,並能以明鏡止水般的心,觀察諸法實相,獲得正確的智慧;使心空明,俾得採取適切的判斷及迅速確實的處置。總之,禪定的目的在依定得慧,並且對‘慧’加以活用。

關於定的功德,巴厘佛教提出如下五種︰

(1)得現法樂住︰有助於身心的樂住健康。此即禪被視為安樂法門、健康法之原由。

(2)得觀(毗缽舍那)︰即得到悟的智慧(漏盡智)。

(3)得神通︰即得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有情死生通)等五神通。

(4)生於勝有(殊勝幸福的色與無色界)︰此為外教之想法。

(5)得滅盡定(nirodha-sama^patti)︰這是唯有聖者才可得的清淨無心定,在非想非非想處定之上。其他還有種種功德,在此不贅述。較特別的有,《阿含經》中所提的慈悲觀功德。

[慈悲觀的十一種功德](1)臥安,(2)覺安,(3)不見惡夢,(4)為人所愛,(5)為非人(鬼神畜類等)所愛,(6)眾神守護,(7)不為火、毒、刀所害,(8)迅速入定,(9)臉色明朗,(10)臨終不昏迷,(11)即使不開悟,至少可生於梵天界。

(四)由定入慧的修道法︰為了能由定入慧,《阿含經》中曾提到這兩方面的修道法,即五蘊觀、四諦觀、三三昧(空、無相、無願,亦稱三解脫門)、八解脫(八背舍)、八勝處(八除入)等。

◎附二︰印順《佛法概論》第十八章第二節

[離欲與定]依戒生定,是在三業清淨的基礎,修得清淨的禪定(三昧、瑜伽等大同小異),為內心體驗必要的修養法。印度從奧義書以來,已極其流行。釋尊參學時,也曾學過。佛雖不滿於一般的禪,但從引發真慧來說,不能不說是方便;所以在佛法的德行中,還是有此一著。習定的方法,盡可不同,但大抵調身、調息、調心,使精神集中而歸於平靜。這有一重要事實,即修習禪定,必以離欲為先。如貪戀一般的現實生活,那是不能得定的。換言之,非鄙視──輕視現實生活,而傾向於內心──身心的理想生活不可。厭人間,欣天國;厭此間,慕他方,都可以得定的。禪定的本質,不外乎厭此欣彼,厭塵欲而欣心樂。由於禪定的離欲,所以初下手時,先‘呵五欲’──對於微妙的色、聲、香、味、觸,認識他的過患而厭棄他,尤其是男女欲。三界中的欲界,側重於五欲及性欲,非離這物欲與性欲,即不能得定,不能生色界天,色界是沒有這些欲的。所以如不能依定發慧,那末厭離物欲,厭離男女欲,專心修定,即是外道的天行。印度一般的出家者,即是這樣的。佛法的出家生活,也即適應這一類根性。

禪定必須離欲,欲到底是什麼呢?微妙的五欲,不過是誘發情欲的因緣。內心一向受著環境的誘惑,所以呵責五欲。欲是習以成性,隨境染著的貪欲。所以說︰‘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若我不思汝,而汝則不生’(《法句經》)。《雜含經》(卷四十八·一二八六經)說︰‘非世間眾事,是則之為欲。心法馳覺想,是名士夫欲。’佛法的修定離欲,重於內心煩惱的調伏,並非拒絕世間一切。否則,守護根門,遠離五欲,會同于外道波羅奢那的堵塞聰明了(《雜含》卷十一·二八二經)。人類有眼等五根,即不能不受用五境;生存人間,即不能不衣食資生。所以佛法的離欲,不是拒絕這些,是淨化自心而適當的──合於社會情況,合於身心需要而受用這些,不為環境的愛著而牽轉。所以《雜含》(卷二十一·五六四經)說‘三斷’,有‘以食斷食’;《中含》〈漏盡經〉說‘七斷’,有‘從用(資生具)斷’。特別是釋尊自身的生活,可作確切的證明。釋尊的生活,不但是糞掃衣,也有名貴的金縷衣;不但是粗食,也有百味食;不但樹下坐,也住高樓重閣;不但獨住山林,也常與四眾共住。佛雖如此,還是被稱為少欲、知足、無事、寂靜(《中含》〈箭毛經〉)。這可見問題在內心;不系戀於環境,不追逐於塵欲,那末隨緣適量的享受,無不是少欲知足。反之,如貪欲熾盛,那即使遠離人間,粗衣惡食,也算不得少欲,離欲(參《雜含》卷十三·三0九經)。同樣的,如說女人為男人的戒垢──男人為女人的戒垢,而戒垢實是內心的情欲。所以犯淫戒,也不像理學者那樣重視肉體的貞操。有比丘因淫欲心重,將生殖器割去。佛呵責他︰當斷的──貪欲不斷,不該斷的倒斷了!然而,人類生而有男女根,淫欲不是生死根本,佛法的出家眾,為什麼要嚴格禁絕,不像對於衣食資生的相對節制呢?這可以說︰衣食是無情的,雖與社會有關,但比較容易的自由控制。男女的牽制,系縛力特別強;在男女相互佔有的社會結構中,苦痛是無法避免的,實是障道的因緣。在當時的社會中,適應當時的出家制,所以徹底戒絕男女的淫欲。如人間為北俱羅洲式的,依此而向出世,男女問題也許會像衣食一樣的解決了。大乘淨土中,有菩薩僧而沒有出家眾,即是這社會理想的實現!

一般的禪定,也有觀慧,如厭此欣彼的‘六行觀’;又如四無色的‘唯心觀’;‘不淨觀’與‘九想觀’等,都可從定中去修習,也可修此來得定,但這不一定能解脫。佛法常說依定發慧,所依的定不必是極深的,多少能集中精神就可以了。所以不得‘根本定’的,或但得‘未到定’的,但是一念相應‘電光喻定’的,都可以引發勝義慧,離煩惱而得解脫。如‘慧解脫阿羅漢’,不得禪定,但對於生死的解脫,已切實做到。否則,定心愈深,愈陶醉於深定的內樂中,即愈對佛法不相應。如因定而生最高或頂好的世界,也不能解脫,反而是‘八難’的一難。佛法修定而不重定,是毫無疑問的。偏於禪定的,必厭離塵境而陶醉於內心。久而久之,生活必流於忽略世間的現實生活,思想必落於神我型的唯心論。佛法是緣起論,從現實經驗的有情著手。立足於心色依存的緣起論,有自他和樂的僧制,這不是傾向獨善,唯心者的境界。後期佛法的唯心論,與禪師瑜伽師結不解緣,這是有他發展的必然性的。禪定,要遠離物欲與男女欲,但不知定境也同樣的是貪欲。《中含》〈苦陰經〉中,論到‘五欲’,主要的是物質佔有欲。論到‘色’,即是男女互相佔有的淫欲。論到‘覺’,即四禪定的定相應受。經中一一說明他的味著,過患與出離;禪定以離物欲及性欲為主,而不知禪定也還是無明貪欲的產物。這對於專談‘受用’的學者,是怎樣適當的教授!

[定與神通]佛教的聖者,如‘慧解脫阿羅漢’,雖究竟解脫,還是沒有神通的。反之,外道得根本定的也有五通。依禪定而發神通,這是印度一般所公認的。神境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五通,是禪定所引發的,常人所不能的超常經驗。這究竟神奇到什麼程度,姑且不談;總之,精神集中的禪師,身心能有某些超常經驗,這是不成問題的。這不是佛法的特色,不能獲得正覺的解脫,是外道所共有的。古代宗教的神秘傳說,與有人利用這些神秘現象,號召人民作軍事的叛變,這都是事實。佛法所重的是漏盡通,即自覺煩惱的清淨。佛弟子能深入禪定的,即有此五通,佛也不許他們利用這些來傳佈佛法,更不許利用來招搖名利。非特殊情形,不能隨便表現。如有虛偽報導,為佛法的大妄語戒,敕令逐出僧團。神通,對於社會,對於自己的危險性,惟有釋尊才能深刻理會得。那些以神秘來號召傳佈佛法的,真是我佛罪人!

[參考資料]印順《修定──修心與唯心、秘密乘》;覺音《清淨道論》;陳健民述·無憂子譯《佛教禪定》(Buddhist Meditation)。







菩提佛教辭典:


佛經


  • 金剛經


  • 佛學常見辭彙


  • 定別能作
  • 定別因
  • 定賓
  • 定不定業
  • 定不四業
  • 定藏
  • 定差別建立補特伽羅
  • 定朝
  • 定琛
  • 定答
  • 定得往生
  • 定等覺支
  • 定額
  • 定額寺


  • 熱門辭彙


  • 路伽耶陀
  • 本地垂跡
  • 賢瓶
  • 易信易解
  • 斑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