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無畏

《佛光大辭典》

善無畏

(637~735)梵名 Śubhakara-sijha。音譯作戍婆揭羅僧訶、輸波迦羅。意譯作淨師子。又稱無畏三藏。為密教祖師之一,與金剛智、不空,並稱開元三大士。為東印度烏荼國人,屬剎帝利種姓,釋尊季父甘露飯王之後裔。十三歲嗣位,因內亂而讓位出家,至南方海濱,遇殊勝招提,得悟法華三昧。復至中印度那爛陀寺,投達摩鞠多(梵 Dharmagupta)座下,學瑜伽三密之法,盡得其傳,受灌頂為天人師。唐代開元四年(716),奉師命,經中亞至長安,玄宗禮為國師,詔住興福寺南塔院,後移西明寺。翌年,奉詔譯經於菩提寺,譯出虛空藏菩薩能滿諸願最勝心陀羅尼求聞持法一卷,沙門悉達擔任譯語,無著綴文筆受。此後即致力譯經。

師為將密教傳至中國之先河,與金剛智共同奠定密教之基礎。密教之根本聖典大日經(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即由善無畏口述,一行記錄而成。後由一行編纂,並加以註釋,稱大日經疏,凡二十卷。此外,尚譯有蘇婆呼童子經(三卷)、蘇悉地羯囉經(三卷)等密教重要經典,並介紹灌頂之修行方法。又大日經內之密咒,皆寫出梵字,逐字以漢音對譯。此係因密教重視文字,為求念誦、觀想精確,故創此例。由此可知師當時傳授密教,已同時教授梵文拼法,開始講求「悉曇」之學,此為我國佛教史上值得重視之事。師亦擅長工巧藝術,相傳其自製模型,鑄造金銅靈塔,備極莊嚴;其所畫曼荼羅尤為精妙。

師於開元二十年表請歸國,未得准許。二十三年十一月七日示寂於禪室,世壽九十九,法臘八十。玄宗甚表哀悼,追贈鴻臚卿,葬於龍門西山之廣紀寺。付法弟子有寶思、一行、玄超、義林、智嚴、喜無畏、不可思議(新羅僧)、道慈(日僧)等。〔大日經供養次第法疏卷上、大唐東都大聖善寺故中天竺國善無畏三藏和尚碑銘並序、續古今譯經圖紀、開元釋教錄卷十二、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十四、佛祖統紀卷二十九、卷四十、宋高僧傳卷二〕 p4892





《丁福保佛學大辭典》

善無畏

(人名)中天竺國王之子,梵名戍婆揭羅僧訶?ubhākarasi?ha,唐言淨師子,義翻曰善無畏。一云輸婆迦羅,此云無畏,亦義翻也。十三嗣位,昆弟嫉之而構亂,因讓位於兄,出家至南海濱,遇殊勝招提,得法華三昧。又詣那蘭陀寺,遇龍樹弟子達磨掬多(即龍智三藏),受瑜伽三密之教,掬多勸無畏行化支那,唐玄宗開元四年至長安。出求聞持法,大日經等之秘經及現圖曼陀羅。二十年求還西域。優詔不許。二十三年十月七日化,壽九十九。贈鴻臚卿。見宋僧傳二。





《佛教哲學大詞典》

善無畏

讀音:[shan4 wu2 wei4]

僧名。六三七年~七三五年。中國真言密教的僧侶。梵名戍婆揭羅僧訶(Subhaka-rasimha)。與金剛智、不空合稱三三藏。生為印度烏荼國的太子,十三歲就王位,因受兄長妒恨,而讓位出家。巡遊諸國,學習佛典,於那爛陀寺從達摩掬多,受瑜伽三密之教。七一六年(唐、開元四年)來中國初傳密教,在長安奉玄宗皇帝敕命,住於興福寺及西明寺,從事經典翻譯。在一行(六八三年~七二七年)的協助之下,譯出<大日經>七卷,編纂<大日經疏>二十卷,又譯<蘇婆呼童子經>三卷、<蘇悉地揭羅經>三卷。翻譯完畢,請求皇帝準其回印度,未獲允許,七三五年(開元二十三年)九十九歲歿。他在<大日經疏>中,盜取<法華經>一念三千法門,倡立“理同事勝”的邪義。日蓮大聖人在<聖愚問答抄>說:“善無畏、不空等,盜取此等大事法門,作為己經之眼目者,是全不見於本經本論之誑惑也。須急急改之”(第五○八頁)。禦書撰時抄(第二八八頁)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善無畏

(梵S/ubhakarasim!ha;637~735)

唐代來華之密教高僧。音譯戍婆揭羅僧訶,略稱輸婆迦羅。又譯淨師子。開元三大士之一。中印度摩揭陀國人。其先代出身剎帝利,因國難出奔烏荼,做了國王,承傳到他,十三歲就依父親佛手王的遺命即位。兄弟們不服,起兵相爭,他于平亂之後,讓位于兄,決意出家。先至南印海濱覓得殊勝招提,修習法華三昧。又由水路搭乘商船,遊歷中印諸國,密修禪觀。及到摩揭陀,訪國王,王妃原是他的女兒,他們瞭解到善無畏舍位出家的經過,大加敬重,由是名聲遠播。他曾把自己所攜傳國寶珠施給那爛陀寺,裝飾在大佛像的額端上。後歸依寺內以禪、密著名的長老達磨鞠多,研習密教,受到鞠多的賞識,將總持瑜伽三密及諸印契完全傳授給他,得了灌頂,號為三藏。他又周行各地,遍禮聖跡,方便誘化。

八十歲左右,依著師教東行弘法,攜帶梵本,經過北印迦濕彌羅、烏萇等國,到了素葉城,應突厥可汗之請,講《毗盧遮那經》,然後再前進通過天山北路,達於西州(今新疆吐魯番東南、寶應)。因為他的聲譽早已傳至漢地,唐睿宗特派西僧若那和將軍史憲,遠出玉門迎接。他于玄宗開元四年(716)到達長安,被禮為國師。先住興福寺南塔院,後遷西明寺;玄宗並嚴飾內廷道場,尊為教主。開元五年,開始在西明寺菩提院譯出《虛空藏菩薩求聞持法》一卷。寫定進內之後,即有敕令將帶來的梵本全部送藏內廷。從此他便注意另訪未譯的密典梵本。先有江陵(今湖北省江陵縣)無行求法,遊歷南海、東印、中印各地,曾住大覺、那爛陀等寺聞法,並訪求梵本。學畢回國,途經北印病卒(見義淨《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卷下),所將梵本,由同行者帶回中土,存于長安華嚴寺。善無畏和一行同往選取前未譯過的重要密典數種。開元十二年,他隨玄宗到洛陽,於開元十三、十四年間,在奉先寺譯出《大毗盧遮那神變加持經》等三種,開元二十年,他曾請求還歸印度,優詔慰留。二十三年得病,十一月卒於洛陽大聖善寺,年九十九。開元二十八年葬于龍門西山廣化寺。肅宗乾元元年(758),於塔院側建碑,其弟子李華撰文。

善無畏

善無畏是漢地真言教的奠基者,所譯經典全屬於秘密部。他最初據自己所帶梵本譯出的《虛空藏菩薩能滿諸願最勝心陀羅尼求聞持法》,由沙門悉達譯語,無著筆受綴文,經題下注雲︰出《金剛頂經成就一切義品》,實系密軌一類。以後就無行所將梵本內選譯的有三種,其一是《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七卷,沙門寶月譯語,一行筆受綴文,為純密教的根本經典,通稱《大日經》。本經于所說諸曼荼羅中,特以大悲胎藏生曼荼羅為正式灌頂曼荼羅,所傳密教胎藏部大法即從此出。其第七卷為供養念誦法,末後有阿闍梨所集之文,是無畏依經教而撰集的修習胎藏密法的儀軌。其餘兩部是《蘇悉地羯羅經》和《蘇婆呼童子請問經》三卷,則廣說三部(佛部、觀音部、金剛部)和五部(加般支迦部和摩尼部)的持誦通則。以上四部、十四卷,都見於《開元錄》。另有屬於密軌的《蘇悉地羯羅供養法》二卷,題善無畏譯,實際是善無畏依《蘇悉地經》撰集以傳授門弟子者。此外,流傳於日本的,還有《金剛頂毗盧遮那一百八尊法身契印》一卷(與一行共譯)、《釋迦文尼佛金剛乘修行儀軌法品》一卷、《尊勝佛頂修瑜伽法儀軌》二卷,以及其他秘密陀羅尼法、念誦法、略要法等,內容都有可疑之處,或出於後人的偽託。在無畏譯籍中,《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內的密咒,全部都寫出梵字,逐字用漢音對譯,他所集《蘇悉地羯羅供養法》中部分密咒,亦複如是。此由密教重視文字,為求念誦、觀想精確,故創此例,以後不空傳譯密典即沿用之。由此可見善無畏當時傳授密教,已同時教授梵文拼法,開始講求‘悉曇’這一門學問,這在中國佛教史上,是值得注意的。

善無畏的撰述,除上述密教儀軌外,還傳有《無畏三藏禪要》一卷,這是他和嵩嶽會善寺敬賢對論佛法,而由西明寺慧警記錄的。本書先開發心、供養、懺悔、受戒等十一門,次說觀智密要、禪定法門,列舉陀羅尼十首和月輪觀法等。其中評論初習禪人多怕起心動念,或專守無念以為究竟,認為如是便無法增長善念。他主張先正念增修,後方至於究竟清淨,不怕起心,而患虧於進學。在這段話裡,可以見到當時的禪風和他對於修禪的見解。相傳他平時靜慮怡神,時以禪觀獎勸初學,遇有問疑,剖析無滯,本書所記即其一例。

善無畏兼長工巧藝術,相傳他自製模型,鑄造金銅靈塔,備極莊嚴。他所畫的曼荼羅,尤其精妙。他這一法系的傳佈,對於漢地工巧藝術,也發生了一定的影響。

善無畏弟子,入室的有寶思、妙思二人。寶思俗姓鄭,滎陽人;妙思俗姓王,瑯琊人。俗弟子有著名的文士李華,趙州贊皇人,是善無畏行狀和碑銘的撰者。又傳喜無畏是他的最後弟子,行事不詳。傳承善無畏胎藏法的是大興善寺沙門一行和保壽寺新羅國沙門玄超。一行撰《大日經疏》七卷(或開為十四卷),善釋經文,闡明教相和事相,對於純密理論體系尤多所發揮。玄超事實不詳,傳說不空法系的青龍寺沙門慧果(746~805)曾從他受大日和蘇悉地密法,又于闐沙門智嚴、嵩岳沙門溫古,也曾受學於善無畏。

真言宗在唐武宗廢佛(845)以後,中土傳承即以衰歇。惟善無畏所傳胎藏部密法,後由不空的弟子慧果傳於日本·空海,而和金剛智所傳的金剛部密法相並傳習,在日本一直到現在還存在著。(遊俠)

◎附︰週一良〈宋高僧傳善無畏傳中的幾個問題〉(摘錄自《魏晉南北朝史論集》)

(一)善無畏之名號與家世

贊甯《宋高僧傳》卷二〈唐洛京聖善寺善無畏傳〉︰

‘釋善無畏本中印度人也。釋迦如來季父甘露飯王之後,梵名戍婆揭羅僧訶。華言淨師子,義翻為善無畏。一雲輸波迦羅,此名無畏,亦義翻也。其先自中天竺,因國難分王烏荼。父曰佛手王。’

案戍婆揭羅僧訶可以義譯為淨師子,輸婆迦羅則戍婆揭羅之異譯,然皆無‘無畏’或‘善無畏’之意也。贊甯此文紕謬重覆,甚不可解。東瀛所傳李華撰〈善無畏行狀〉較為明晰︰‘三藏沙門輸婆迦羅者,具足梵音應雲戍婆哦羅僧賀,唐音正翻雲淨師子,以義譯之,名善無畏。’此文當系贊寧所本。然亦謂義譯名善無畏。寺本婉雅曾著〈善無畏之名疑為吐蕃語之譯音〉一文,以為‘善無畏’三字或是藏文戍婆揭羅譯語之轉譯,其說亦乏強有力之證據。今案‘善無畏’三字與其梵名蓋非一事,本無關連,後人強為之說耳。善無畏所譯《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為密宗聖典,其中述菩薩修行之階段有六種‘無畏’,第一即‘善無畏’。(參看一行《大毗盧遮那成佛經疏》)李華所撰〈善無畏和尚碑銘並序〉稱‘號善無畏’。蓋於梵名之外,兼采此三字為號,遂而通行。原系兩事,固不必與梵名牽合耳。天竺載籍缺落,凡東來高僧其故國文獻中悉無可征考,善無畏亦未能例外。烏荼(Od!ra)當今Orissa,學界已成定論。此傳下文言善無畏南至海濱,寄身商船,往游諸國。與玄奘《西域記》卷十記烏荼國‘東南境臨大海濱,有折利呾羅城(原注唐言發行),週二十餘裡。入海商人遠方旅客往來中止之路也’之語相合。至於烏荼國王家之來源與世系,諸家行記俱不之及。案《西域記》卷三載烏仗那國(Udyana)上軍王出於釋種。道宣《續高僧傳》卷二〈那連耶舍傳〉亦謂︰‘北天竺烏■國人。正音應雲鄔荼,荼音持耶反。其王與佛同氏,亦姓釋迦,剎帝利種。’Udyana可以寫成鄔荼或烏荼,與Od!ra之烏荼同。頗疑善無畏出於釋種之說乃後人誤混兩烏荼為一而造成者也。西元八世紀末葉,Od!ra有王朝,其王之名皆有Kara字樣,且有一王即名S/ubha-kara。皆信奉佛教。法儒烈維曾據出土銅券銘文及中國記載,考定諸王年代。善無畏之梵名固與此諸王之名相似,其父‘佛手王’之稱,亦可復原為Buddhakara。則善無畏者豈即此Kara諸王之先世耶?

(二)善無畏東來之行程

贊寧記善無畏東來行程綦為簡略,且雜以神話︰

‘掬多曰︰汝與震旦有緣,今可行矣!畏乃頂辭而去,至迦濕彌羅國。薄暮次河,而無橋樑,畏浮空以濟。一日受請于長者家,俄有羅漢降曰︰我小乘之人,大德是登地菩薩。乃讓席推尊。畏施之以名衣,升空而去。畏複至烏萇國。有白鼠馴繞,日獻金錢。講毗盧於突厥之庭,安禪定於可敦之樹。法為金字,列在空中。時突厥宮人以手按乳。乳為三道,飛注畏口。畏乃合掌端容曰︰我前生之母也。(中略)前登雪山大池。(中略)路出吐蕃,(中略)至大唐西境。(中略)初畏途過北印度境,而聲譽已達中國。睿宗乃詔若那及將軍史獻(憲)出玉門塞表,以候來儀。’

所述荒誕不經,未可置信。然其行程次序必非杜撰,猶可考也。善無畏蓋原擬經由中亞來華,故西北至烏萇,或竟達高附。若原擬取道吐蕃,自應先至泥波羅,不應至烏萇矣。義淨《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上載玄太法師‘永徽年內取吐蕃道,經泥波羅到中印度’。又道生法師‘以貞觀末年從吐蕃路往遊中國。(中略)多齎經像,言歸本國。行至泥波羅遘疾而卒’。複有末底僧訶及玄會,皆卒于泥波羅,疑亦取道吐蕃者也。玄照傳欲歸東夏,‘但以泥波羅道吐蕃擁塞不通;迦畢試途多氏捉而難度’。遂歿於印度。義淨自注雲︰‘言多氏者即大食國也。’善無畏之棄‘迦畢試途’而取道吐蕃,疑亦由於大食為梗。西元八世紀初葉──尤以西元711至716年間,大食屢侵中亞諸國,諸國每乞救於唐朝。更南則大食人且數數侵掠北印度高附一帶之突厥人s!a^hi^s,至716年大食統制東方之大將Hajjaj歿後始告中止。開元八年(720),玄宗遣使冊立烏萇國王,亦以‘時大食與烏萇鄰境,煽誘為虐。其王與骨咄王、俱位王皆守節不應,亦潛輸款誠’,故玄宗深美之也(《唐會要》卷九十九)。善無畏以開元四年(716)抵長安,其發跡天竺當在715年之前數年,適當大食人在北印及中亞軍事行動最為活躍之時期。故斷定其不取迦畢試路而從吐蕃入唐為受大食人軍事影響,未為無據也。圓照貞元新譯《十地》等經記載悟空入竺事,謂迦濕彌羅國‘四周山為外郭,總開三路,以設關防。東接吐蕃,北通勃律’。善無畏所取當即悟空所謂之東路歟?

傳文于到烏萇國後,即敘善無畏‘講毗盧於突厥之庭,安禪定於可敦之樹’。蓋本李華碑銘‘講毗尼於突厥之庭,而可敦請法,乃安禪樹下’之文。(《文苑英華》卷八十六可敦下有子字。)毗尼謂律,毗盧則為《毗盧遮那經》之略。所述神異固不足信,然八世紀時北天竺及阿富汗確有突厥王庭,且為佛教徒,則班班可考。慧超於開元十五年(727)返抵安西,其《往五天竺國傳》雲︰

‘又從迦葉彌羅國西北隔山一月程,至建馱羅。此王及兵馬,總是突厥,土人是胡。(中略)此國舊是罽賓王王化,為此突厥王阿耶領一部落兵馬,投彼罽賓王。于後突厥兵盛,便殺彼罽賓王,自為國主。(中略)此王雖是突厥,甚敬信三寶。王王妃王子首領等各各造寺,供養三寶。(中略)此王不同餘己北突厥也。兒女亦然,各各造寺,設齋舍施。’

關於鬱地引那國(即烏萇國)國主之種姓,慧超未曾道及,止言‘此王大敬三寶,百姓村莊多分施入寺家供養。(中略)足寺足僧,僧稍多於俗人。’罽賓國(迦畢試)下雲︰‘此國亦是建馱羅王所管。(中略)土人是胡,王及兵馬突厥。(中略)國人大敬信三寶,足寺足僧。’悟空天寶十載(751)西行,貞元六年(790)返長安。圓照記空所述迦濕彌羅國事雲︰‘次有也裡特勒寺,突厥王子置也。次有可敦寺,突厥皇后置也。’乾陀羅國條雲︰‘次有特勤灑寺,突厥王子造也。可敦寺,突厥皇后造也。’烈維等據慧超、悟空所述,論斷八世紀時迦畢試王室為突厥人,並推測即阿比魯尼書中所記高附之S/ahya王室,此說為一般印度學家所承認。

贊甯紀突厥王庭之奇跡于烏萇之後,大雪山之前。然則八世紀中葉烏萇國亦得有突厥王庭乎?曰有,請舉《舊唐書》為證。卷一九八〈罽賓傳〉︰‘開元七年(719)遣使來朝,(中略)詔遣冊其王為葛羅達支特勒(勤)。二十七年(7 39)其王烏散特勒(勤)灑以年老,上表請以子拂菻罽婆嗣位,許之。仍降使冊命。天寶四年(745)又冊其子勃匐準為襲罽賓及烏萇國王。’(《新唐書》卷二二一上〈罽賓傳〉略同。)罽賓諸王名帶特勤,系突厥稱號,與慧超所記正合。烏萇於西元745年既屬罽賓王治下,則合併疑更在其前,善無畏所至之突厥王庭倘即統治罽賓、烏萇兩國之可汗乎?志磐《佛祖統紀》卷二十九謂善無畏‘至烏荼國,演遮那經,眾見毗盧遮那四金字於空中’。略去突厥可敦字樣,蓋有所疑。佛家傳記雖多迷離恍惚非常可怪之事,其基本史跡依然屬實。當分別觀之,不得一概抹煞,善無畏傳其一例也。

傳稱睿宗詔若那及將軍史獻(李華〈碑銘〉作‘史憲’,非是。)出玉門塞表迎善無畏,若那當是印度僧人之名。唐代突厥王族入仕中國者每省略阿史那氏稱史氏,如史大奈史忠之比。此史獻當即阿史那獻。《新唐書》卷二一五下〈突厥傳〉‘未幾擢獻磧西節度使’,《通鑒》卷二一一系開元二年。《舊唐書》卷九十八〈杜暹傳〉︰‘開元四年遷監察禦史,仍往磧西覆屯。會安西副都護郭虔瓘與西突厥可汗史獻鎮守使劉遐慶等不■,更相執奏。’逕稱史獻。卷九十七〈郭元振傳〉亦作史獻。獻開元四年猶在西陲,磧西節度使蓋治于焉耆。睿宗薨於開元四年六月。善無畏抵長安之日期李華〈碑銘〉及贊寧傳中皆不及,然據李華撰〈荊州南泉大雲寺故蘭若和尚碑〉文,善無畏於開元四年五月十五日抵長安(《全唐文》卷三一九)。傳謂睿宗‘詔若那及將軍史獻出玉門塞表,以候來儀’。實則獻本在西邊,蓋命之資送無畏入京師,固無特遣獻出玉門相迎之理也。

(三)內道場與長生殿

傳稱善無畏抵長安後,玄宗‘飾內道場,尊為教主’。惠果行狀言內道場在長安大明宮之長生殿。長生殿亦曰長生院,見《舊唐書》卷三七五〈行志〉。胡三省《資治通鑒》卷二0七〈太后寢疾居長生院〉條下注︰

‘長生院即長生殿。明年五王誅二張,進至太后所寢長生殿,同此處也。蓋唐寢殿皆謂之長生殿。此武后寢疾之長生殿,洛陽宮寢殿也。肅宗大漸,越王系授甲長生殿,長安大明宮之寢殿也。白居易長恨歌所謂“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華清宮之長生殿也。’

閻若璩、徐松皆從其說,以長生殿為寢殿。案胡說非是,長生殿非寢殿,乃祀神之所也。武后寢疾與肅宗大漸之處皆無明證可以證其為燕寢之地。試檢唐書,知諸帝可寢息或薨逝于宮中任何殿。長生殿可用為寢殿,然不能據此斷定長生殿主要用途為作燕寢也。武后與肅宗所以寢疾於此者,蓋有宗教意義。因長生院為祭神之地,又為內道場即禁中佛寺之所在。病中移寢於是,蓋以祈福。《金石萃編》卷七十一〈大唐太常協律郎裴公故妻賀蘭氏墓誌銘〉雲︰

‘女也不慝,天胡降災。綿聯沉痾,三浹其歲。洎大漸,移寢於濟法寺之方丈,蓋攘衰也。粵翌日奄臻其兇,青秋四十有四,即開元四年十二月十日。至十九日遷殯於鴟鳴■,實陪信行禪師之塔,禮也。’

王蘭泉謂‘攘衰二字未詳’。案‘攘’當即‘禳’字,‘攘衰’當即‘禳除衰病’之意。賀蘭氏深信佛法,或是三階信徒,故大漸移寢於佛寺,複陪葬信行禪師塔側。武后、肅宗亦皆崇信佛教,其寢疾于長生院倘亦出於同一動機乎?王昶又雲︰

‘賀蘭夫人病則移寢於濟法寺之方丈,殯則遷陪禪師之塔,不知其何謂,而碑猶謂之禮也,此果何禮耶?其時夫人卒年四十四,其夫裴公尚在。又不言與寺僧有何瓜葛,而卒於寺,附於塔,恬不為怪。可知唐時士大夫于喪禮之廢蓋已久矣。’

似未瞭解唐人之宗教生活,故所論有未諦也。

至華清宮長生殿非寢殿,更有明文。白香山詩與陳鴻之傳皆未嘗言其為寢殿,身之實為厚誣。然唐人已有誤會者。鄭嵎去白傅只三十年耳,其〈津陽門詩〉自注雲︰‘飛霜殿即寢殿,而白傅長恨歌以長生殿為寢殿,殊誤矣。’至不可解。《唐會要》卷三十〈華清宮〉條︰‘天寶元年十月造長生殿,名為集靈台,以祀神。’宋敏求《長安志》卷十五同。鄭嵎〈津陽門詩〉注亦雲︰‘長生殿乃齋殿也。有事於朝元閣即禦長生殿以沐浴也。’此外,如李程〈華清宮望幸賦〉(《全唐文》卷六三二)、韓休〈駕幸華清宮賦〉(《全唐文》卷二九五),亦皆以長生殿為降神之地。但亦有其他用途,《新唐書》卷二十二〈禮樂志〉記︰‘帝幸驪山,楊貴妃生日,命小部張樂長生殿。’華清宮之長生殿主要為齋戒祭祀之所,長安宮中內道場所在之長生殿自亦非寢殿矣。後人每狃于‘寢殿長生’之說,習而不察,故因論內道場之地址試辨之如此。

(四)密宗與律宗

善無畏傳記其與律宗大師道宣之關係雲︰

‘一說畏曾寓西明道宣律師房,示為粗相。宣頗嫌鄙之。至中夜,宣捫虱投於地。畏連呼“律師撲死佛子!”宣方知是大菩薩。詰旦攝衣作禮焉。若觀此說,宣滅至開元中僅(僅猶言幾乎,唐人習語。)五十載矣。如畏出沒無常,非人之所測也。’

《宋高僧傳》卷十四〈唐京兆西明寺道宣傳〉亦記此事,小有出入︰

‘宣之持律聲振竺幹,宣之編修美流天下。是故無畏三藏到東夏朝謁,帝問︰“自遠而來,得無勞乎?欲於何方休息?”三藏奏曰︰“在天竺時常聞西明寺宣律師秉持第一,願往依止焉。”勒允之。宣持禁堅牢,捫虱以綿紙裹投於地。三藏曰︰“撲有情於地之聲也!”’

〈道宣傳〉末贊寧系曰︰‘又無畏非開元中者,貞觀顯慶以來莫別有無畏否。’是贊寧亦知此故事之不可信,然乃依違其詞,若信若疑,何耶?

贊甯此段傳文當本鄭綮《開天傳信記》,見《太平廣記》卷九十二引。綮昭宗時人,《舊唐書》卷一七九有傳。《四庫提要》卷一四二謂綮書所記王琚事‘恐非事實’,又謂其‘語涉神怪,未能盡出雅馴’。善無畏與道宣同宿之故事自亦出杜撰矣。畏初到長安曾住西明寺。此寺初就道宣即受詔為其上座,關係最深。疑以是因緣,後人乃造此故事,以撮合兩人。或者無畏弟子創為此說,以示其師持戒律之謹嚴乃更在著名律匠之上。李華碑文即謂無畏‘不舍律儀’也。

印度密教僧徒往往舍戒律而不顧,因密宗主張一旦悟道,則一切束縛皆可不拘也。今傳世梵本密宗經典有《Guhyasamaja》,時代頗早。其中即雲悟道之人可以隨意殺生,可以妄語,可以盜竊,且可以行淫。在震旦則不然。密宗大師皆謹護戒律,無敢違失。《宋高僧傳》卷三〈唐洛京天竺寺寶思惟傳〉言其‘專精律品’。肅宗〈加不空開府封肅國公制書〉譽之為‘執律舍縛,護戒為儀’。張說〈盧舍那像贊〉謂沙門履徹‘見虛空界,劃縵荼壇。知定慧手,結金剛印’。蓋信奉密宗者,然又謂其‘守律護戒’(《全唐文》卷二二六)。而律宗僧人亦有傾心瑜伽三密之教者。權德輿〈唐故寶應寺上座內道場臨壇大律師多寶塔銘序〉謂圓敬‘受具于白馬寺本律師。曇無德義言下信解。(中略)故屍羅毗尼以攝妄想。五部四分是為扃鍵’。又雲︰‘賜律院以居,授瑜伽灌頂密契之法。’(《全唐文》卷五0一)梁肅〈越州開元寺律和尚塔碑銘序〉謂律師曇一‘開元初西游長安,觀音亮律師見而奇之,授以毗尼之學’。又稱其‘從印度沙門善無畏受菩薩戒’(《全唐文》卷五二0)。唐代僧徒雖大抵兼學諸宗,而律宗與密教似尤多關聯。豈以密教重儀軌,律宗主躬行實踐,二者皆偏重行事,故而易於接近歟?

(五)善無畏傳文訂誤

陳援庵先生《釋氏疑年錄》卷六據王禹偁《小畜集》及《釋門正統》,考定贊甯生於梁·貞明五年(919),卒于宋·咸平四年(1001)。贊甯〈進高僧傳表〉稱太平興國七年(982)奉敕修書,(《統紀》卷四十三《小畜集》卷二十皆作八年。)端拱元年(988)十月進上。則《僧傳》成書之時贊寧已年近七旬矣。《統紀》記其奉詔後乞歸錢唐撰述,詔許之。傳序及每卷首皆稱讚寧等,知甯雖總統其事,而躬與編纂者實不僅寧一人而已也。

贊寧自序論其卷雲︰‘或案誄銘,或征志記。或問輶軒之使者,或詢耆舊之先民。’蓋頗取碑傳銘記之文,然往往隨意抄撮,謬誤屢見。余是以疑贊寧僅總其大成,未能每篇詳核。《佛祖統紀》卷四十三亦雲︰‘寧僧統雖博學,然其識暗。聚眾碣為傳,非一體’,良信。如善無畏此傳,前篇取材于李華〈碑銘〉,後篇則多采自《酉陽雜俎》,故前後文體頗不同也。其采自李華〈碑銘〉者,頗有謬誤。記善無畏在那爛陀寺師事達摩掬多之故事︰

‘畏投身接足,奉為本師。一日侍食之次,旁有一僧,震旦人也。畏現(視)其缽中,見油餌尚溫,粟飯猶暖。愕而歎曰︰東國去此十萬餘裡,是彼朝熟而返也!掬多曰︰汝不能言,真可學焉!’

一似震旦僧缽中有油餌粟飯者然,上下文義不屬。試比照李華之文,乃知傳文訛脫也。華文雲︰

‘乃頭禮兩足,奉為本師。和上見本師缽中非其國食,示一禪僧。禪僧華人也,見油餌尚溫,粟飯餘暖,愕而歎曰︰中國去此十萬八千里,是彼朝熟而午時至,此何神速也!會中盡駭,唯和上默然。本師密謂和上曰︰中國白馬寺重閣新成,吾適受供而返。汝能不言,真可學也!’

贊甯省去二十餘字,致不可通。傳末又雲︰‘贈鴻臚卿。遣鴻臚丞李現具威儀賓律師護喪事。(中略)僧俗弟子寶畏禪師、明畏禪師、滎陽鄭氏、瑯玡王氏痛其安仰,如喪考妣焉。’李現當從碑文作峴,本傳見《新唐書》卷一三一。傳失載其曾為鴻臚丞。案《新唐書》〈百官志〉大臣三品葬以丞護。鴻臚卿從三品,故峴護其喪也。威儀為釋門司威儀者。鑒真東渡,請開戒壇,並乞仿中土制度,立威儀師一人、從儀師二人。即是此職。賓律師為定賓,乃《四分律疏》作者法勵之再傳弟子,曾著《飾宗義記》二十卷、《四分比丘戒本疏》二卷。天寶時曾駐錫福先寺,見權德輿〈唐故東京安國寺契微和尚塔銘並序〉。至記善無畏弟子之文尤欠明晰。李華文雲︰‘贈鴻臚卿。遣鴻臚丞李峴威儀僧定賓律師監護,葬于龍門西山。(中略)弟子僧寶思,戶部尚書滎陽鄭公善果曾孫也。弟子僧拐,瑯玡王氏。並高族上才,超然自覺。’思字畏字未知孰是。然遐叔所撰碑文原甚明瞭,本是二人。傳文竟分為僧俗四人,至為可笑。它傳中類是者尚夥。贊甯博學多識,為徐鉉、柳開、王禹偁所推重,自不應疏謬若是。吾故曰贊寧僅總其大成,未曾一一詳核也。

[參考資料]《密教發達志》中(《世界佛學名著譯叢》{73})。







菩提佛教辭典:


佛經


  • 金剛經


  • 佛學常見辭彙


  • 善無畏
  • 善無畏抄
  • 善無畏三藏抄
  • 善無畏之四句
  • 善黠慧
  • 善賢
  • 善賢入滅處
  • 善顯了
  • 善現
  • 善現比丘
  • 善現行
  • 善現天
  • 善現藥王
  • 善相婆羅門
  • 善心


  • 熱門辭彙


  • 路伽耶陀
  • 本地垂跡
  • 賢瓶
  • 易信易解
  • 斑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