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學 - 菩提佛學辭典

三學

《佛光大辭典》

三學

(一)梵語 tisrah śiksāh,巴利語 tisso sikkhā。乃學佛者所必修之戒、定、慧三學。又作三勝學,全稱戒定慧三學。(一)增戒學(梵 adhiśīla),又作戒學、增上戒學。戒可修善,並防止身、口、意所作之惡業。(二)增心學(梵 adhicitta),又作定學、增意學、增上意學、增上心學。定可攝散澄神、摒除雜念,見性悟道。(三)增慧學(梵 adhiprajñā),又作慧學、增上慧學。慧能顯發本性,斷除煩惱,見諸佛實相。此三者為佛教實踐綱領,即由戒生定,由定發慧。故菩薩地持經卷十以六度配三學,即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等四波羅蜜為戒學,禪波羅蜜為定學,般若波羅蜜為慧學。蓋三學實為佛道之至要,一切法門盡攝於此,故當精勤修學。三學若加上解脫與解脫知見,則成所謂「五分法身」。〔北本大般涅槃經卷十七、本事經卷六、四分律卷五十八、摩訶僧祇律卷二、大乘義章卷十〕(參閱「戒定慧」2908)

(二)就學習之滿、未滿而分有學、無學、非學非無學等三種之人。據大智度論卷十八、俱舍論卷二十四之解釋:(一)有學(梵 śaiksa),指四向三果。「有學智」則指苦法智忍之慧,乃至向阿羅漢第九無礙道中之金剛三昧慧。「有學法」指無漏有為的有學之五蘊。(二)無學(梵 aśaiksa),指阿羅漢果。「無學智」則指阿羅漢第九解脫智。「無學法」指無漏有為的無學之五蘊。(三)非學非無學(梵 naivaśaiksa-nāśaiksa),指異生(即凡夫)。「非學非無學智」則指乾慧地之不淨、安那般那、欲界繫之四念處、煖法、頂法、忍法、世間第一法等。「非學非無學法」指有漏之五蘊及無為法。〔雜阿含經卷二十八、中阿含卷三十福田經、大智度論卷二十二、俱舍論卷四、俱舍論光記卷四〕(參閱「四向四果」1683、「異生」5151) p683





《丁福保佛學大辭典》

三學

(術語)學佛人可通學者有三:一、戒學,戒者禁戒也,能防禁身口意所作之惡業者。二、定學,定者禪定也,能使靜慮澄心者。三、慧學,慧者智慧也,觀達真理而斷妄惑者。戒學者律藏之所詮,定學者經藏之所詮,慧學者論藏之所詮。依戒而資定,依定而發慧,依慧而證理斷惡。因位之修學,過此三者,果上則無學也。名義集三學篇曰:「道安法師云:世尊立教,法有三焉:一者戒律,二者禪定,三者智慧。斯之三者至道之由戶泥洹之關要,戒乃斷三惡之干將也,禪乃絕分散之利器也,慧乃濟藥病之妙醫也。今謂防非止惡曰戒,息慮靜緣曰定,破惑證真曰慧。」





《陳義孝佛學常見詞彙》

三學

戒學、定學、慧學。戒即禁戒,律藏之所詮,能防止人們造作一切身口意的惡業;定即禪定,經藏之所詮,能使人們靜慮澄心;慧即智慧,論藏之所詮,能使人們發現真理而斷愚痴。修此三學,可以由戒得定,由定發慧,最終獲得無漏道果,所以三學又名為三無漏學。





《中國百科全書》

三學

Sanxue

佛教教義。學佛者必須修持的三種基本學業,即戒、定、慧。

戒 亦稱增上(卓越)戒學,指戒律。即防止行為、語言、思想三方面的過失。由於大小乘的不同,其戒律也有所不同。另外對出家的僧侶和在家的居士也有所區別。例如小乘有五戒、八戒、二百五十戒等;大乘有三聚淨戒、十重四十八輕戒等。小乘五戒為: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飲酒。八戒為:在五戒外另加臥高廣大床、花鬘瓔珞、歌舞戲樂。二百五十戒:即二百五十項應戒的言行細目,合併為五項時,稱五篇門。大乘三聚淨戒為:攝律儀戒、攝善法戒、攝眾生戒。十重禁戒為: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飲酒、說過罪、自贊毀他、慳、瞋、謗三寶。四十八輕戒為:不敬師長、不舉教懺、背正向邪、不瞻病苦等四十八項具體戒條。

定 亦稱增上心學,指禪定。即擯除雜念,專心致志,觀悟四諦。小乘有四禪,大乘有九種在禪、百八三昧等。小乘四禪為:1、初禪。即禪定的初級階段,這時沉思於專一,擯除情欲、消除不善心,這就是“離”。由此漸進而生喜樂,即欣喜與慰安。但此時尚有思慮,尚未達到表像的沉靜,故稱初禪。2、二神。由初禪進而安住一想,達到表像的沉靜,獲得一種更高的喜樂。3、三禪。由二禪進而舍離喜樂而達到完全安靜境地,獲得輕安的妙樂。這時已產生了智慧,達到了正念和正智的階段。但此時尚有身體上妙樂的感覺,所以對涅盤境地來說還有一段距離。4、四禪。由三禪再進一步,完全超脫苦、樂,連自身的存在都已忘卻,達到舍念清淨的境界。即涅盤境界。九種大禪為:自性禪、一切禪、難禪、一切門禪、善人禪、一切行禪、除煩惱禪、此世他世樂禪、清淨禪。百八三昧為:般若經典中所說的一百零八種禪定,《大智度論》卷五有詳細說明。

慧 又稱增上慧學,亦即智慧。慧就是有厭、無欲、見真。擯除一切欲望和煩惱,專思四諦、十二因緣,以窺見法,獲得智慧解脫。

三學概括了全部佛教教義,也包含六度、三十七菩提分等全部修行法門。三學中以慧最重要,戒和定都是獲得慧的手段。只有獲得慧,才能達到最終解脫的涅盤境界。(高振農)





《三藏法数》

三學

[出翻譯名義] 如來立教。其法有三。一曰戒律。二曰禪定。三曰智慧。然非戒無以生定。非定無以生慧。三法相資。一不可缺。而皆稱為學者。學猶飾也。器不飾。則無以成美觀。人不學。則無以成聖德。故依此而修者。必證聖果也。一戒學戒者禁戒也。謂能防止身口意所作之惡業。故名戒學。二定學定者禪定也。謂能攝散澄神。見性悟道。故名定學。三慧學慧者智慧也。謂能斷除煩惱。顯發本性。故名慧學。





《法相辭典》

三學

p0165

集異門論二卷十六頁雲:三學者:一、增上戒學,二、增上心學,三、增上慧學。增上戒學雲何?答:安住具戒;守護別解脫律儀;軌則、所行、悉皆具足;於微小罪,見大怖畏;受學學處。是名增上戒學。增上心學雲何?答:離欲惡不善法,有尋有伺,離生喜樂,入初靜慮具足住;廣說乃至入第四靜慮具足住。是名增上心學。增上慧學雲何?答:如實了知此是苦聖諦,此是苦集聖諦,此是苦滅聖諦,此是趣苦滅道聖諦。是名增上慧學。





《唯識名詞白話新解》

三學

這是修行者所必須修習的三種修持,即一者戒學,二者定學,三者慧學。全稱為戒定慧三學。一、增上戒學,又作戒學。戒可修善,並防止身、口、意所作之惡業。二、增上定學,又作定學,定可攝散澄神、摒除雜念,見性悟道。三、增上慧學,又作慧學。慧能顯發本性,斷除煩惱,見諸佛實相。此三者為佛教實踐綱領,即由戒生定,由定發慧。故《菩薩地持經》卷十,以六度配三學,即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等四波羅蜜為戒學,禪波羅蜜為定學,般若波羅蜜為慧學。以三學實為佛道之至要,一切法門盡攝於此,故當精勤修學。見《大乘義章》卷十。





《釋氏要覽》

三學

僧祇律雲。學有三種。一增上戒學。二增上定學。三增上慧學(又學經律論為三學)。





《佛教哲學大詞典》

三學

讀音:[san1 xue2]

謂修行佛道者必須修學的戒、定、慧三種。戒定慧三學又略稱戒定慧。即:一、戒律,二、禪定,三、智能。(1)戒是禁戒之意,謂止身口意三業的惡,防非以修善。(2)定是禪定之意,謂心定於一處,拂除雜念,深入思惟真理,而達于安定的境地。(3)慧是智慧之意,為究明真理的認識作用,亦即破無明而得悟的力用。戒、定、慧的三學是分別說於律、經、論的三藏。至於三學的相互作用,是依戒助定,依定發慧,依慧而證得佛道。<禦義口傳>說有末法的三學是壽量品事之三大秘法,第二祖日興上人的<上行所傳三大秘法口訣>中,指虛空不動戒為本門壽量之大戒、虛空不動定為本門壽量之本尊、虛空不動慧為本門壽量之妙法蓮華經。小乘教的戒定慧釋尊佛法中,小乘教的三學,於<一代聖教大意>有雲:“三藏者,一是經藏亦雲定藏,二是律藏亦雲戒藏,三是論藏亦雲慧藏。但有雲經律論之定戒慧、戒定慧、慧定戒之事”(第四一一頁)。三藏是指<阿含經>之意,屬小乘教。三藏教的經是謂定、律謂戒、論謂慧,戒定慧三學即是經律論三藏。亦有一說,謂三藏又各顯三學。小乘教的戒,同於<一代聖教大意>有雲:“戒藏者,五戒、八戒、十善戒、二百五十戒、五百戒也”(同前),<諸經與法華經之難易事>又雲:“如諸經所示,於人說五戒,天十善,梵王是慈悲喜舍,魔王是一無遮,比丘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五百戒”(第一○三○頁),小乘戒中,於俗男、俗女的戒是說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婬、不妄語、不飲酒)、八齋戒(殺生、不與取、非梵行、虛誑語、飲諸酒、塗飾香鬘舞歌視聽、眠坐高廣嚴麗床座、食非時食)。出家的比丘是修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修五百戒(實際上是三百四十八戒),此又細分為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又、有關小乘教的定與慧,<一代聖教大意>說有:“定藏者,味禪名定、淨禪、無漏禪也。慧藏者,苦、空、無常、無我之智能也”(第四一一頁)。關於此戒定慧三學的勝劣關係,同抄有說:“言戒定慧之勝劣,但僅持上舉戒者,受生三界內、欲界之人天,作凡夫。但僅修上舉之定,而不持戒者,依定力具上舉之戒。此定內之味禪、淨禪,生三界之內,色、無色界。無漏禪成聲聞、緣覺,斷盡見思,灰身滅智也。慧,又觀苦、空、無常、無我及我之色心,自然具足上舉之戒、定,成聲聞、緣覺。故、定勝戒,慧勝定。而此三藏教之意,戒是本體。是以,總結阿含經之遺教經,說戒”(同前)。終究,於小乘教是以嚴守三學中的戒律為主體。大乘教的戒定慧大乘教的戒定慧三學,其內容依通教、別教、圓教而各異,但與小乘教的藏教不同,是三學互為融通而作說示。通教的三學是戒定慧分別說於不同的經典;別教的三學,於戒是說菩薩戒(三聚淨戒),定是說觀、練、熏、修的四種禪定,慧是說心生十界的法門;圓教的三學,是說示法華圓頓戒、圓定、圓慧,而於純圓一實的妙法(南無妙法蓮華經),則為三大秘法。通教所說的三學是以在某經說戒、某經說定、某經說慧的形態,講說三學。<一代聖教大意>有雲:“次、通教者大乘始也,亦有戒定慧三學”(第四一四頁)。別教的戒是菩薩戒,菩薩戒即是三聚淨戒。三聚淨戒是指三種的大乘菩薩戒,為大乘菩薩須受持的戒,亦稱大乘戒。<梵網經>、<瓔珞經>等,是說大乘獨自的戒,有:攝律儀戒、攝善法戒、攝眾生戒(與饒益有情戒同義)三種。(1)攝律儀戒是謂遵守佛制定的一切戒律以防惡。此戒是從小乘戒的五戒、八齋戒、十善戒及大乘經論所明示<梵網菩薩戒經>的五十八戒(十重禁戒、四十八輕戒)、<菩薩本業瓔珞經>大眾學品的十無盡戒、<華嚴經>十戒,到<涅槃經>的自行五支戒和護佗(他)十戒、<大智度論>的十戒等,一切戒律皆包含在內。(2)攝善法戒是於身口意皆修一切善法,即八萬四千道法。(3)攝眾生戒是勤勵教化一切眾生,施予利益。包含菩薩的四弘誓願及慈、悲、喜、舍(四無量心)等一切。另於<地持經>、<瑜伽論>等所說,是謂添加小乘戒的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相對於小乘教的戒是具體的禁止事項,大乘教所說的戒則是以勸說精進于報效眾生的利他實踐修行為主。別教的定是謂觀、練、熏、修的四種禪定。天臺大師在<法華玄義>第四卷上(大正第三十三卷第七一九頁),是就戒定慧三學中的定,說有世間禪、出世間禪、上上禪的三種禪。其中的出世間禪,有觀、練、熏、修的四種禪定。定是靜慮之意,謂有助於行佛道者息慮靜緣,不使心志散亂,以見得法性、佛性,悟入涅槃道的修行。依此禪定,可生正確智能,斷除煩惱。觀是觀照之意,即是觀九想、八背舍、八勝處、十一切處,謂觀照本能、欲望之迷,拂除愛欲的妄想,而安住於佛教的真理。練是鍛練之意,即從低淺法門到高深法門,依次練熟。熏是熏熟之意,即不斷努力以養成習慣。修是修治之意,謂不受制於一種現象,達到自在的境地。進而就慧而言,<華嚴經>說有心生十界的法門。別教的慧是指悟得心生十界的法門,亦即究知所謂由心生起十界諸法的法門之智能。<華嚴經>第十卷所說的“心如工畫師”等文(同第九卷第四六五頁),即相當於此。<一代聖教大意>有雲:“次、別教,亦談戒定慧三學。此教但為菩薩,不雜聲聞、緣覺。菩薩戒者,三聚淨戒也。五戒、八戒、十善戒、二百五十戒、五百戒、梵網之五十八戒、瓔珞之十無盡戒、華嚴之十戒、涅槃經之自行五支戒、護佗之十戒、大論之十戒,是等皆菩薩三聚淨戒內之攝律儀戒也。攝善法戒者,攝八萬四千法門。饒益有情戒者,四弘誓願也。定者,觀練熏修之四種禪定也。慧者,心生十界之法門也…此教是大乘,明戒定慧。戒不同于前之藏通二教,是盡未來際之戒,金剛寶戒也”(第四一五~四一六頁)。爾前之圓(爾前經是為誘引眾生入于法華經而說的方便經教,講說凡夫可不經由位元階的順序、或不須斷除煩惱亦可成佛。例如華嚴經、淨名經、般若經、梵網經等),亦說有戒定慧的三學。<一代聖教大意>雲:“次、圓教者,此圓教有二:一是爾前之圓,二是法華涅槃之圓。爾前之圓,五十二位,亦有戒定慧”(第四一七頁)。天臺大師的<法華文句>第四卷下說有:“於戒有缺漏者,律儀有失,名缺;定共、道共有失,名漏”(大正第三十四卷第五四頁)。律儀戒是佛制定律條儀則以示禁止的戒;定共戒又解釋為靜慮戒,屬三種戒之一,于修定中,自然有防非止惡之德的戒,被視為能生於色界、無色界的戒;道共戒亦解釋為無漏律儀,屬三種戒之一,修行的結果,於斷見惑的無漏見道的智慧,自然具備防非止惡之德的戒。而戒又有隨方毘尼(隨方是隨順各個地方,毘尼是律之意),謂於根本上只要不違背佛法,其形式等等可準據其國情或地方習俗、慣例。<方便壽量讀誦事>有雲:“仔細以經論案之,佛法中有雲隨方毘尼戒之法門,當於此也。此戒之意,謂於無甚缺失之事,雖稍異於佛教,亦不可違背其國風俗,此亦佛說之一戒”(第一二五○頁)。法華經的戒定慧闡明一念三千法門的天臺大師是說一念三千的觀念觀法悉收納戒定慧三學,日本傳教大師則于<天臺法華宗學生式問答>雲:“三學俱傳,名曰妙法”(傳第一卷第三七○頁)。<法華經>是戒定慧三學俱於妙法,故、傳教大師主張三學一體的止觀一念三千才是第一妙戒,而說理戒,於事戒則是將十重禁戒等用作輔助。亦即,于傳教大師的比叡山跡門戒壇,外相是用<梵網經>、<瓔珞經>的戒,而授予<法華經>跡門為內證的大乘戒。傳教大師雖倡立(1)<法華經>的一乘戒、(2)衣座室三軌戒、(3)身口意誓願的四安樂行戒、(4)<普賢經>四種戒等的四者,終究是以<法華經>的一乘戒為主體(同第一卷第三六三頁)。末法的戒定慧於末法今時,<四信五品抄>有說:“問曰:末代初心行者須制止何物耶?答曰:制止檀戒等之五度,使一向稱南無妙法蓮華經,是為一念信解初隨喜之氣分,是則此經之本意也”(第三六一頁),明示於末法,初心者的佛道修行須制止佈施、持戒等的五波羅蜜修行,而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這才是<法華經>的根本真意。關於日蓮大聖人佛法的戒定慧三學,<禦義口傳>有雲:“第廿五建立禦本尊等事禦義口傳雲:此本尊之依文是『如來秘密神通之力』之文。戒定慧三學,壽量品事之三大秘法是也”(第七九四頁),明示戒定慧三學是相當於三大秘法。於釋尊佛法中,是以戒定慧三學為其肝要,但在日蓮大聖人的佛法,定是本尊、戒是戒壇、慧是題目,構成三大秘法。日興上人的<上行所傳三大秘法口訣>雲:“一、本門壽量之大戒虛空不動戒名無作圓戒名本門壽量大戒壇。二、本門壽量之本尊虛空不動定本門無作大定本門無作之事之一念三千。三、本門壽量之妙法蓮華經虛空不動慧名自受用之本分無作圓慧”(富要第一卷第四五頁),指出末法今時的戒定慧三學,是本門本尊、本門戒壇、本門題目的三大秘法。故、末法眾生的戒定慧三學,即是受持三大秘法的禦本尊而勤勵信行,盡在於受持即觀心。<四信五品抄>雲:“問曰:入于末法,初心之行者必具圓之三學否?答曰:此義因甚重要,故檢出經文送往貴方,所謂五品之初二三品,佛明確制止戒定二法,一向僅限於慧之一分,慧如不堪,以信代慧,信之一字為詮。不信是一闡提謗法之因,信乃慧之因,名字即位”(第三六○頁),教示憑著確信禦本尊的“信”之一字,就可取代智能而成佛。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三學

(梵tisrah! S/iks!a^h ,巴tisso sikkha^,藏bslab-pa gsum)

佛教實踐論用語。是佛教徒為得聖果所應修習的三種學。又稱戒定慧三學,或三增上學。三學可以說是統攝所有佛教修行內容的總綱,任何修行法門都可以歸屬於三學之下。分述如下︰

(1)增上戒學(adhis/I^la-s/iks!a^)︰又名增戒學、戒學。指止惡行善,不斷維護、提升身口意業的端正與清淨。

(2)增上心學(adhicitta-s/iks!a^)︰又名增上意學、增心學、增意學、定學。指克服精神的散亂、昏沉,而達到精神的凝定與專一。

(3)增上慧學(adhiprajn~a^-s/iks!a^)︰又名增慧學、慧學。就是了解諸法的真實相。

三學是相資而不可或缺的。戒是定的資糧,定又是慧的資糧;由戒生定,由定發慧,由慧得解脫,這是佛教的通說。

◎附︰水野弘元著·郭忠生譯《原始佛教》第四章(摘錄)

如以三學來論八正道,則正語、正業、正命就是戒學,正念、正定就是定學,正見、正思就是慧學,正精進則貫通三學。總之,三學是相互包攝,戒包含定慧,定亦在戒慧之中,慧亦由戒定之助而成就。所以說此三者不能強為劃分。當然,就是一般人多少有戒定慧的功夫,不過佛法乃是取法乎上,就特勝而言之。

現在我們以八正道及巴厘《中部》三十九經所述十七修行次第來談三學的具體內容。首先談戒,戒告訴我們要善自攝身──身口意的淨化,亦即是嚴持十善業道──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不嗔、不癡。八正道的正語、正業恰好與之相同。如果心術不正,心存邪念則舉止不正,意志隨之紛擾不定,良心必受譴責,意志怎能安住不動呢?為惡不善以後,心靈的不安永無休止,內心悔恨交錯,並恐懼那份即將到來的非難與懲罰。所以為了心靈的寧靜,免於焦慮不安,行者必須遠離惡口、惡行等不正舉止,住於正語、正業等中道德行。

複次,規律的生活,衣食舉止皆是中和適節的生活即是活命清淨與正命。複次,守護根門就是守護五根的活動,不可耽湎於五根欲樂,欲海歡騰,時時注意外在世界的動靜。警寤精進則是不可整天迷迷糊糊的,昏頭轉向想睡覺,應該精進不懈。於食知量則是飲食有所節制,如此才能專心辦道。總之,以上各次第皆可歸屬於正命與活命清淨。因為原始佛典把這些劃分為不同的德目,十七次第乃個別予與詳細的解說。上面所談皆與戒有所關連,而戒行圓滿以後,行者的生理、心理狀況俱佳,乃進而修定。

其次,再談談三摩地。十七次第中的正念正知具足與八正道的正念,在內容上並無不同。而遠離獨住,五蓋遮斷則是直接道出入定前的準備功夫。間接影響身心的戒行圓滿之時,直接支配身心的遠離獨住,五蓋遮斷亦得成就。再加上適合修定的環境等條件,行者即可享受定境的喜樂。一個訓練有素的行者,任何情況之下,皆能進入意志集中的定境,就是沒有適合入定的環境,照樣入定不誤。但對初學而言,上述條件是不可或缺的。至於定境的種類,一般來說,有所謂的初禪到四禪等四種。不過這是早在佛教以前即已存在的傳統說法。此四種定境乃是由淺入深,依次升進。在此四禪之前,尚有一初步的階段──欲界定。不過欲界定並不被認為是真正的禪定,幾乎日常生活所經驗到的胥屬欲界定。通常,初禪到四禪的色界定,或是更高的四無色界定並無法對日常生活發生作用。但是深入禪定的行者卻能在日常生活享受與欲界相同的喜樂,為什麼較深的禪定無法在日常生活中直接表現出來呢?這可說由於平常人的心念或是欲界定有太多俗念,而這些作用在較高層次的定境完全沒有。

既然欲界定有太多的俗念,則色界定又是如何呢?在初禪時,據說仍有一些五根欲樂及俗念。但較之欲界定已是淨化不少。二禪雖然沒有俗念,仍是不純淨,尚有些許五根欲樂之思。到了三禪、四禪則不再受五根起動的影響,而沒有苦樂之受,但仍有純淨的冥思。第四禪被稱之為‘止觀均衡’。‘止’(s/amatha)是一種無思無慮,寂然靜然的心靈境界。‘觀’(vipas/yana^)則是定心的思考,直覺作用。所以入第四禪以後,行者可感受到寂靜與思考,直覺活動均衡的心靈。至於無色界定,則是一種無思無慮,寂然靜然且沒有思慮作用的定境。另外還有與初禪僅有思慮作用相同的境界。不過這些禪定不能算是甚深禪定,要到無色界的第四禪始調和各種對立的狀況,而達到真正的止觀均衡。一般人所說的神通便是在此第四禪證得。例如宿命通、天眼通等。據說釋尊亦是在此定境而般涅槃。

除了上述無色界定以外,尚有一種所謂的‘滅盡定’(nirodha-sama^patti,或雲滅受想定)。在此種定境裡,沒有苦樂的感覺作用,也沒有概念化、抽象化的心理作用,心識俱滅。據說這是不還果以上的聖者才能入於此定。行者由此遠離幻化世間,享受純淨的福祉。

我們可能會認為這些心識俱謝的無色界定,對日常生活沒有絲毫的利益。可是如前所述,已經深入無色界定的聖者,就是在欲界定仍可住於心識俱謝的境界。而在忙碌繁雜的生活,吾人之心識須保持冷靜、光明,才不致使思考、記憶等心理作用發生不必要的偏差。據說釋尊在平時也能隨意入於心識俱謝的甚深禪定,所以說︰‘佛身常在定’。事實上,這是由於釋尊熟嫻於禪定之故。(中略)

在中國,‘禪宗’是特別側重修定學派之一,它可能並非直接由印度傳承而來,但它在修定可能間接受到印度傳統的影響。中國流行的禪宗被認為是以坐禪為主的宗派,但是佛教本身卻從不以坐禪為修行的目的,坐禪的根本目的在證得般若慧。在中國非常流行所謂的‘開悟’、‘開法眼’等術語,這才是禪定的根本旨趣。總之佛法所說的定,絕不是與外道者同其意義,而是證得般若慧的方便。

關於三學之末的慧學,在十七階段修行法裡有︰宿住隨念智、天眼智與漏盡智。在八正道則有正見與正思。行者如能奉行八正道不渝而證得阿羅漢果,即可得‘十無學法’。十無學法就是在八正道之外另加‘正智’與‘正解脫’二項,而此二者亦是屬於慧學。

[參考資料]《長阿含經》卷八〈眾集經〉;《般泥洹經》卷上;《雜阿含經》卷二十九;《大般涅槃經》卷十七、卷二十九;《佛藏經》卷下;《本事經》卷六;《十誦律》卷十;《善見律毗婆沙》卷七;《四分律》卷五十八;《摩訶僧祇律》卷二;《大毗婆沙論》卷一;《俱舍論》卷二十四;《集異門足論》卷五;《顯揚聖教論》卷六;陳譯《攝大乘論釋》卷一;《大乘莊嚴經論》卷四;《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十一。







菩提佛教辭典:


佛經


  • 金剛經


  • 佛學常見辭彙


  • 三學
  • 三學成敗得四趣果
  • 三學次第
  • 三學次第世尊異說
  • 三學非少非多
  • 三學能治所治分別
  • 三學三品分別
  • 三學攝三十七品
  • 三學生起分別
  • 三學所有差別
  • 三學相因以戒為初
  • 三學中所有正行邪行
  • 三學中有三種邪行
  • 三學轉異分別
  • 三巡湯


  • 熱門辭彙


  • 路伽耶陀
  • 本地垂跡
  • 賢瓶
  • 易信易解
  • 斑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