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

《佛光大辭典》

三大

(一)眾生一心之本體、相狀、作用廣大無限,故稱體大、相大、用大。係大乘起信論所說。(一)體大,真如平等之法常恆不變,一切法不增不減,遍其體性。(二)相大,真如之相狀具足大智慧光明等無量功德。依如來藏之義,功德之相如恆沙無量,故稱相大。(三)用大,真如之作用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之因果。大乘起信論(大三二‧五七九上):「真如自體相者,一切凡夫、聲聞、緣覺、菩薩、諸佛無有增減,非前際生,非後際滅,畢竟常恆,從本已來,性自滿足一切功德。所謂自體有大智慧光明義故、遍照法界義故、自性清淨心義故、常樂我淨義故、清涼不變自在義故,具足如是過於恆沙不離、不斷、不異、不思議佛法,乃至滿足無有所少義故,名為如來藏,亦名如來法身。」此係起信論就真如緣起所說者。另於小乘教之六因四緣緣起、法相宗之阿賴耶識緣起、華嚴宗之法界緣起等,亦皆立有「三大」之說。〔大乘起信論疏卷上之上、大乘起信論義記卷上、大乘起信論別記〕

(二)密宗就宇宙法界之本體、相狀、作用之廣大無限,亦立三大之說。(一)體大,謂地、水、火、風、空、識等六大遍滿一切有情、非情。(二)相大,謂大曼荼羅、三昧耶曼荼羅、法曼荼羅、羯磨曼荼羅等四曼之相狀歷然。(三)用大,謂身、語、意等三密之作用於深祕中彼此相應。 p525





《丁福保佛學大辭典》

三大

(名數)起信論所說:一體大,二相大,三用大。別見三大條。

三大

(名數)起信論以眾生心為大乘之法體,名之為大乘之義理,分為三種之大義與二種之乘義:一、體大,眾生心之體性,真如平等,無生無滅,無增無減,畢竟常恒也。二、相大,眾生心之自性,具足大智大悲常樂我淨等一切功德也。三、用大,眾生心之體性,具足一切功德,內潛源底而薰妄心,外現報化二身教化眾生,依此內外之二用,使人初修世間之善而得世間之善果,後修出世之善因而生出世之妙果也。即第一為真如之體性,第二為真如之德相,第三為真如之作用也。大者周徧法界之義。起信論曰:「一者體大,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減故。二者相大,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三者用大,能生一切出世間世間善因果故。」密教以地等六大為體,大等四種曼荼羅為相,身等三密為用。





《陳義孝佛學常見詞彙》

三大

體大、相大、用大。體大是一切眾生心的體性,真如平等,無生無滅,不增不減,畢竟常在;相大是一切眾生心的自性,具足大智大悲常樂我淨等一切功德;用大是一切眾生心的體性,具足一切的功德,內可自我觀照,薰陶妄心,外可顯現報化二身,教化眾生。此三大中之體大是真如的體性,相大是真如的德相,用大是真如的作用,大是周遍於一切法界的意思。





《三藏法数》

三大

[出起信論疏] 一體大謂真如之理。體性平等。無不容攝。故名體大。(體性平等者。謂凡聖染淨之法。皆依真如之體。其性無有高下也。)二相大相即德相。謂真如體上。具足無量恒沙勝妙功德。一一功稱體顯露。故名相大。三用大謂真如之體。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善果。故名用大。(世間。人。天也。出世間。聲聞。緣覺。菩薩。佛也。)





《佛學次第統編》

三大

大乘之人所信理上有三,所信事上亦有三,即是三大:

一、體大謂真如之理,體性平等,無不容攝,故名體大。

二、相大相即德相,謂真如體上,具足無量恒沙勝妙功德,一一功德稱體顯露,故名相大。

三、用大謂真如之體,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善果,故名用大。





《佛教哲學大詞典》

三大

讀音:[san1 da4]

謂體大、相大、用大。體是本體,相是相貌,用是作用,此三者廣大無邊故謂大。寗<大乘起信論>(大正第三十二卷第五八四頁)之說。(1)體大。眾生的心之本體,即真如。(2)相大。具足於真如的一切德相。(3)用大。真如的世間、出世間之義所生善的力用。真言宗的三大緣起說。說於弘法的<即身成佛義>(同第七十七卷第三八一頁)。(1)體大(六大體大)。謂宇宙森羅萬象由六大(地、水、火、風、空、識)而成,六大是萬象的本體,遍滿諸法。(2)相大(四曼相大)。謂宇宙森羅萬象為四種曼荼羅(大曼荼羅、三昧耶曼荼羅、法曼荼羅、羯磨曼荼羅)所包攝故,此四種曼荼羅悉盡諸法之相。(3)用大(三密用大)。謂依體、相二大所起宇宙森羅萬象的所作、所為,甚是深密。禦書覆妙一女書其一(第一三○八頁)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三大

指體、相、用三者。體是本體,相是本體的性能,用是性能的作用。萬物皆有體相用,以金獅子像為例,其本體之黃金是為‘體’。能成為獅子像或其他像的性能即為‘相’,該像令人產生怖畏等作用即為‘用’。以此三者判別眾生心或宇宙法界時,其體相用無限廣大,故得‘三大’之名。

有關體相用三大的建立,顯密說法不同。顯教方面,有小乘教的六因四緣之緣起,法相宗的阿賴耶識緣起,《起信論》、天臺宗等的真如緣起,華嚴宗的法界緣起等種種說法;但其究極是以無色無形的真如空理為諸法本體。華嚴、天臺兩宗雖談事理圓融之旨,但較之真言宗,仍有事理隔曆的分齊。

此下就《起信論》及真言宗所說,略述如次︰

(1)《起信論》謂摩訶衍體為眾生心,而就眾生心之所以名為‘大’的原委談體相用三大,文雲(大正32·575c)︰
‘摩訶衍者,總說有二種。雲何為二?一者法,二者義。所言法者,謂眾生心。(中略)所言義者,則有三種。雲何為三?一者體大,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減故;二者相大,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三者用大,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故。’

(1)體大︰指凡聖、染淨、因果、依正皆以之為所依的本體,雖隨流、加染,真如之體亦不增,雖反流、減染,真如之體亦不減。又雖反流、加淨,亦不增真如之體,雖隨流、缺淨,亦不減真如之體。亦即真如的體大,是不依染淨而闕,始終常恒不變,平等不增減的真性。

(2)相大︰真如自性本來滿足一切功德,所謂自體有大智慧光明義,本覺智明;有遍照法界義,本覺顯照之用;有真實識知義,離無明倒執;有常樂我淨義,性德圓備;有清涼不變自在義,性德不變。亦即真如的相大,是過恒沙無量不思議功德悉皆滿足。

(3)用大︰乃諸佛如來大慈悲攝化之用。諸佛如來唯此法身智相之身,為第一義諦,無有世諦境界,但隨眾生見聞各各得益,故說為用大。此用有二種,一者依分別事識,為凡夫二乘心所現者名為應身或化身;二者依於業識,為菩薩所現者名為報身。亦即報化二身不思議的業用為真如的用大。

印順《大乘起信論講記》第三章第二節釋此三大雲︰
‘體、相、用,為本論的重要術語,與勝論師的實、德、業相同。用是作用,指動作與力用。相是德相,不單是形態,而是性質、樣相等。相與用不同,用約與他有關的動作說;相約與他差別的性質說。自體,有相、有用,而為相用所依的。如以時鐘來說︰的答的答的長短針的活動,使我們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這即是用。形態是圓的;刻有一至十二的數目字;有長短針;有許多機件配合著︰這些都是相。體,指造成此時鐘的物質;或總指這個具體的物事。凡存在的東西,都有體、相、用可說。
論到體相用,阿含經論及中觀經論,與本論的解說不同。如體即自性,不專指真如平等相說。像時鐘有時鐘的體,人有人的體,色有色性,心有心性。雖以空性為一切法性,但這是通性,決不即以此為一切法的實體,而說一切法依此而現起,以此為質料因或動力因。但佛法在發展的過程中,到達攝境從心,於是乎一切唯識為體了。攝相從性,於是乎一切以如為體了。體,常被用為真如平等相的專名,與相用對論。本論所說的︰大乘體是真如平等性;大乘相是大乘的稱性功德;大乘用是大乘的種種作用。’

(2)真言宗所說,指宇宙法界有體相用三大。地水火風空識六大,體性遍於有情、非情,故稱體大。大曼荼羅、三昧耶曼荼羅、法曼荼羅、羯摩曼荼羅等四曼相狀歷歷,故稱相大。身語意三密作用深密相應,故稱用大。

有關三大之建立,若約橫門而言,則三大都是本有,無有深淺;若約豎門而立,則有能所、本末、淺深之別。所謂六大,乃絕對本有,能生之本源,一味平等之位。四曼、三密都是相待緣起的差別相用之位。雖然分為二門,但橫豎二門本是不二法體,故不動緣起當相而見法爾實體。故空海《即身成佛義》謂(大正77·382c)︰‘雖有能所二生,都絕能所。法爾道理,有何造作。能所等名皆是密號,執常途淺略義,不可作種種戲論。’

[參考資料]《大乘起信論疏》卷上;《大乘起信論別記》;《華嚴經探玄記》卷一、卷十六;《華嚴經疏鈔玄談》卷一;《釋摩訶衍論》卷一。







菩提佛教辭典:


佛經


  • 金剛經


  • 佛學常見辭彙


  • 三大
  • 三大(二)
  • 三大(三)
  • 三大阿僧祇劫
  • 三大部
  • 三大部補注
  • 三大部十界十如釋體
  • 三大部之觀心
  • 三大乘
  • 三大乘戒
  • 三大惡法
  • 三大劫
  • 三大祕法
  • 三大秘法稟承事
  • 三大秘法抄


  • 熱門辭彙


  • 路伽耶陀
  • 本地垂跡
  • 賢瓶
  • 易信易解
  • 斑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