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曇

《佛光大辭典》

悉曇

梵語 siddhaj 或 siddhāj。又作悉旦、悉談、肆曇、悉檀、七旦、七曇。意譯作成就、成就吉祥。即指一種梵字字母,乃記錄梵語所用書體之一。在梵字字母表或綴字法十八章之始所揭出之歸敬句中,意表「令成就」之梵語,記為悉曇或悉地羅窣睹(梵 siddhirastu)。於是「悉曇」成為字母之總稱,「悉地羅窣睹」為「悉曇章」之意義。又悉曇轉為總稱有關印度之聲字;亦與「聲明」、「毘伽羅論」同義。

西元第七世紀以前,悉曇文字業已盛行於印度,我國於南北朝時,悉曇文字經由譯經者傳入,並受國人接納學習;唐代有義淨之梵語千字文、智廣之悉曇字記、一行之字母表各一卷等著作。約於奈良朝以前傳至日本。在我國,梵字之書體及字母稱作悉曇,而稱梵語文法、語句解釋等為梵音或梵語,以此加以區別。但日人除了稱梵字之書體為悉曇外,更廣泛地包含梵語書法、讀法、文法等。

(一)按智廣「悉曇字記」所記,就廣義而言,悉曇為摩多與體文之總稱,狹義則是指摩多十二韻。摩多,為梵語 mātrkā 之音譯,即「母」之義,又作韻,指母音字,計有十六字(參照第一表);其中較為罕用之紇里(r)、紇梨(f),里(l)、梨(p)等四字,稱作別摩多;餘者稱作通摩多或悉曇十二韻、悉曇十二章。同時隨韻之暗(aj)與止音(止聲)之疴(ah)係為阿(a)之轉化,並非為本來之韻,從十六字中除去,則成為十四音。此二字因介於摩多與體文之間,故稱界畔。體文,為梵語 vyañjana之音譯,即子音字附加摩多之點畫以作諸種字之本體,稱為體文。所謂「點畫」,乃子音附加摩多時,使用摩多之簡略形,其形像似於漢字點畫,故稱之。體文有三十五字(參照第一表),首先之二十五字中,各五字依發音部位,順次稱為牙聲(喉音)、齒聲(齶音)、舌聲(齗音),喉聲(齒音),脣聲(脣音),稱為五類聲(五五聲、相隨聲)。以後之十字合稱徧口聲(滿口聲),徧口聲意即「使口中全部發音之聲」。其中,濫 (llaj)即由二個 (la)所合成,為二個同一字重複合成的當體重字(合成字、複合字)之例子;又乞灑 (ksa)即 (ka)與 (sa)所合成,為二個異字相疊合而成的異體重字之例子,故已非原本之字母。

古來論及悉曇,關於每一字母皆立形(書體)、音(發音)、義(意義)三門。字音有中天竺、南天竺二傳,同時亦包含連聲法(如二語相連結之音韻變化)。字義,係為便於記憶,賦予字母或合成字一定之意義,稱為字門。悉曇原為表音文字,而非表意文字,故每一字並無意義,然印度人自幼背誦字母有一種方法,例如「阿(a)字本不生(梵語 anutpāda 之意譯)」,即選擇在一語開頭或一語之中,含有阿字母之語,或選擇由字形等可聯想之語詞,以便於記憶,如此字母即含有一定之意義。

佛教有五十字門、四十二字門等說;密教最重視此說,真言之字句立字相與字義二門,而在各字加有淺略與深祕兩種解釋,主張聲字實相之說。關於悉曇五十字門之字義,據金剛頂經、文殊問經、北本大般涅槃經卷八等所說,有所差異。密教主張五十字門悉為法爾之法曼荼羅,乃是徧滿三世十方,絕對不變者,其配列如第一表所示,又日本之五十音假名之排列即是倣傚此梵字字母之順序而作。悉曇四十二字門之說見於大品般若經卷五等,又稱四十二字陀羅尼門。所謂文字陀羅尼並非如五十字門之說字母等為目的,是故在文字配列並不若五十字門之整然,且缺少母音字十五與子音字四,而加另外之十一重字(合成字、複合字),其配列如第二表所示。

第二表

悉曇四十二字門 備註:此表不包含在五十字門中之十一重字。然與五十字門共通者,請參照五十字門。又上記中, (14)咤(sta), 又作吒、瑟吒、史吒。障礙(stambha?或 stambha?)、折伏之意。 (21)[其*皮](sva), 又作波、鎖、濕波、濕嚩、娑嚩。善、安隱(svasti)之意。 (26)哆(sta), 又作侈、薩[多*頁]、娑多、娑哆、尸癉、沙多也阿。有(asti?)、昏沈(styāna)、邊等意。 (27)若(jña),又作壤、孃、[忄*若]、枳穰。智、智慧(jñāna)之意。 (28)拕(rtha),又作他、伊陀、辣他、囉他、咤呵、曷囉多。義(artha)之意。 (31)摩(sam),又作魔、娑摩、娑莽、颯磨、濕麼。念、憶念(smrti)、石(aśma)等意。 (32)火(hva),又作叵、火婆、訶婆、訶嚩、嗑縛、沙波。喚來(hve,hvaya)、而得至信、不可分別等意。 (33)嗟(tas),又作蹉、縒、哆娑。慳(mātsarya)、盡滅、死亡、勇猛、勇健性等意。 (38)歌(ska),又作塞迦、娑迦、尸迦。蘊、聚(skandha)、法性等意。 (39)醝(ysa),又作逸娑、也娑、拽娑、夷娑、闍、嵯。衰老之意。 (40)遮(śca),又作嗟、酌、伊陀、是侈、室者、室左。不動(niścala)、未曾有(āścarya)之意。 (二)悉曇字母之綴字、合字、連聲等法則,從迦迦章(體文除「濫」外,三十四字之每一字皆加十二摩多,即作四○八字)乃至孤合章等十八章,此稱為悉曇十八章、悉曇十八章建立或悉曇切繼等。一般稱集合字母及重字之例者為悉曇章(如前述之悉地羅窣睹),字母表又稱摩多體文。

(三)有關悉曇相承之系譜,台密派據安然悉曇藏卷一,主張各別之四種悉曇相承,即:梵王相承(南天相承)、龍宮相承(中天相承)、釋迦相承(顯教所傳)與大日相承(密教所傳)。東密派飲光(慈雲尊者)在悉曇章相承口說卷上,批判上述說法,並謂梵王即大日;且日僧空海在悉曇考試表白中指出,悉檀兼傳中天相承(即龍猛、龍智、金剛智、不空、惠果等之次第相承)與南天相承(即般若瞿沙、般若菩提、智廣等之次第相承)。〔大智度論卷四十八、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西方學法條、悉曇藏卷四、大般涅槃經義記卷四(慧遠)〕 p4564





《丁福保佛學大辭典》

悉曇

(術語)Siddham,又作悉談。譯曰成就。玄應音義二曰:「悉曇,此云成就。」梵語本係梵天所製,故名悉曇。見悉曇章項。





《佛教哲學大詞典》

悉曇

讀音:[xi1 tan2]

梵語siddham的譯音,又有悉、悉談、悉檀、七曇、七旦等的譯音,(1)成就、吉祥之意。(2)梵文字母之一的悉曇古字。母音有a、a、i、1、u、u、e、o、ai、au、am、ah的十二音(此稱十二韻、十二魔多),和r、r、l、l 的四音(別魔多)。悉曇一詞在狹義上只有十二韻,廣義上則謂摩多(母音)與體文(子音)的總稱。後來才引伸為用此字母寫成的梵語文字、或表示此字母的文字,皆稱悉曇文字,中國及日本是將此等略稱悉曇。而日本又將梵語文法學稱為悉曇學,主要是講說梵字的字義與寫法。富要一本尊三度相傳(第三九頁)有師物語聽聞抄佳跡(第一九八頁)富要十實相寺大眾愁狀(第三○八頁)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悉曇

(梵siddham%、siddhim%)

指梵字字母。音譯又作悉旦、肆曇、悉談、悉檀、七旦、七曇。意譯成就、成就吉祥。悉曇文字於西元第七世紀前已在印度流行,我國因佛教的傳入而自南齊時開始有人研習。相傳日本於奈良朝之前已傳入。我國稱梵字字體及字母為悉曇。日本除用以指梵字字體之外,並廣泛包涵梵語的寫法、讀法及文法等。‘悉曇’一詞原指梵字的第一章字母章,意謂祈求成就吉祥,後演變成為字母章的總稱。又被引申為梵字字母。

我國自南齊時始有悉曇字母之學,後通行連聲法等,至唐代,玄奘又傳回純正的梵語學。不久密教經軌的傳譯頗為盛行,悉曇之學因而大興。經軌中的梵字真言除用漢字音譯之外,也以悉曇文字書寫其原形。接著,論述悉曇之形、音、義之著作也逐漸問世。如智廣《悉曇字記》、一行《悉曇字母表》、全真《悉曇次第記》等書即是。習俗相沿,‘悉曇’一詞漸被用來代表梵字字體及字母,而以‘梵音’、‘梵語’等詞表示梵語文法、梵語意義等。二者漸有區別。

悉曇之字類大抵分為摩多(ma^tr!ka^)、體文(vyan~jana)二種。其中,‘摩多’一詞有‘母親’之語義,又稱為‘韻’,即指梵字中之母音字,共有十六字。如阿、阿(長音)以至暗、惡。若在子音的‘體文’上附加這些母音,便能造成許破音字。‘摩多’又有‘點畫’之義。在子音上附加摩多時,使用的是摩多的簡體形,由於它的形體類似漢字的點畫,因而得名。在母音十六字中,屬‘別摩多’者有哩、哩(長音)、侶、嚧等四字,其餘十二字全屬摩多,或稱十二韻。末後的暗、惡二字是阿字的轉化,故被剔除而將前十四字稱為十四音。又因此二字介於摩多與體文之間,一如田[火*田]境界之畔,故特稱之為界畔字。現代的梵語文法中此二字未被列入母音中。

所謂‘體文’,就是子音字,共三十五字(含重字)。由於附加上摩多的點畫(即加母音的符號)而作成各種字的本體,故稱為體文。當中的前二十五字可分為牙、齒、喉、舌、唇五類,故稱‘五類聲’;後十字別稱‘遍口聲’。所謂‘五類聲’,又名五五聲、相隨聲、五句,是因發音部位的不同而立五類之別。其中所謂‘牙聲’是指喉音(gutturals),是由喉發出之音。所謂‘齒聲’是指齶音(palatals),由舌端和上齶接觸所產生之音。所謂‘舌聲’是指齗音(linguals),是舌端和上齶齒根接觸所產生之音。所謂‘喉聲’是指齒音(dentals),是由舌端和齒接觸所產生的音。所謂‘唇聲’是指唇音(labials),是兩唇間的破裂音。這五類中,各聲的前二者屬清音,次二者屬濁音,最後的n%a、n~a等是各類聲的鼻音。第二、第四有氣音(aspirate,即h音)。‘遍口聲’是指發聲的部位不限於喉等一處,而遍滿口中的全部,故稱為遍口聲或滿口聲,又因不能類聚而稱為超聲。

古來論述悉曇時,多立形、音、義三門。所謂‘形’,指字母的形體,此有種種不同。所謂‘音’,指字母的發音。此有中天、南天二傳,及綴字法時施行的發音轉化(即連聲法)。所謂中天、南天二傳,如智廣《悉曇字記》等所載者即為南天音,而不空《瑜伽金剛頂經釋字母品》等所記者即屬中天音。二音略有差異。南天音是類似現今流傳于錫蘭等地的巴厘語音。因此可知南天音和巴厘語不無關聯。

所謂‘義’,指梵字的義理。即對單一的字母(a、ka等)或合成字(sta等)以解說其意義,此即稱為‘字門’。所謂‘字門’,有四十二字門、五十字門等說法。密教認為真言字句的解釋有字相、字義二門,謂各字各有淺略及深秘之義。此二門中之‘字相’,是指字的形、音、義。而‘字義’,則是依該字的實義進一步論述其在密教中所具有的獨特義趣。

關於悉曇字母的數量,有多種不同的說法。如《大唐西域記》卷二主張有四十七字,此說是將《悉曇字記》等十六母音中的末二字(am!、ah!)除去而成十四音,又將三十五子音中的濫(llam!)、叉(ks!a)二字除去而成三十三字,二者相加即成四十七字。這是最普遍的說法。

《方廣大莊嚴經》卷四〈示書品〉主張由十二母音、三十四子音合成四十六字。布勒(G. Bu|hler)在《印度字象學》中,將《莊嚴經》中的差(ks!a)以l!a替代,並主張此四十六字系由耆那教所傳。《大般涅槃經》卷八主張由十六母音、三十四子音合成五十字。其中母音系由《西域記》所傳的十四音加上《莊嚴經》的唵(am!)、阿(ah!)而成。《瑜伽金剛頂經釋字母品》也主張五十字之說,但卻將《涅槃經》的嗏(l!a)以乞灑(ks!a)替代。而《悉曇字記》在《釋字母品》的乞灑前加上濫(llam!)而主張五十一字,《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主張四十九字之說,將《悉曇字記》的五十一字除去llam!、ks!a二字而成四十九字。

◎附一︰參井榮信編〈梵字悉曇字母表〉

一、摩多(十二字)

◎附二︰呂澄《聲明略》(摘錄)

悉曇(siddham%)譯雲成就,印人繕寫字母時恒用為篇首之吉祥標章(man%gala)。《南海寄歸傳》卷四雲︰創學悉談章亦名悉地羅窣睹斯(siddhirastu),乃小學標章之稱,但以成就吉祥(此二字虛用)為目;是已。後人因字母次第先韻後聲,韻前既標悉曇,即視悉曇如韻母之名,寖假而用為字母之總稱。故從來學者常舉悉曇字母(siddhama^rtr!ka)為言,而於論字母連綴聲音轉變之書亦即名之悉曇章也。

舊傳字母之數,多寡不一。《大論》卷八十一則定字身為四十九。《倫記》卷八十八解,‘三藏雲,西方自有三釋︰一家音有十四,次第雲,(悉談)■、阿、壹、伊、鄔、烏紇、呂紇、閭、呂、、(此四當魯流盧樓)汙、隩、闇、惡(闇惡二音多是助句之辭,後家取之添為十六字)。超聲有八,毗聲有二十五,加彼悉談二字,為四十九。第二家雲,悉談二字但是總標,非是字數,別加濫時■意;超聲、毗聲、頭數多少如前。第三家雲,音有十六,加闇惡(去聲);超聲有八,毗聲有二十五。今準涅槃經文字品三十五名為字體,更有十四字名呼字音;今此文中總牒彼諸字,故雲四十九也。’此解《大論》說四十九字母同於《涅槃》。考南本《涅槃》〈文字品〉自短阿至炮,先於十四音列舉其十;次庵、痾列二界畔字(亦曰隨韻及止聲);又次自迦至羅(來家切),列三十四聲;最後魯、流、盧、樓,更列十四音之四;前後合有五十字。羅系疊聲之字濫入,故字母之數實有四十九,而與《倫記》所載西方第三說差相似也。

印度字母大分音(亦雲韻,梵雲‘摩多’,ma^ta^)、聲(亦曰體文,梵雲‘毗衍闍南’)二類。其間部別繁複,由來頗久。中古文典家波尼你(Pan!ini)之書以種種名目(單純文身)分別字母即已甚詳,其目如次︰

┌ak(單韻.褎等)

┌ac(韻) ┼ec(複韻.煙等)

│ └at(半韻.也等)

al(一切字母)┤ ┌ku(喉聲.迦等)

│ ├cu(齶聲.等等)

└hal (聲)┼tu(舌聲.吒等)

├tu(齒聲.夠等)

└pu(唇聲.跛等)

(舍等四即攝入此五類)

自外又有別聲字為七類(varga)者,以ka類(迦等五)、ca類(者等五)、t!a類(吒等五)、ta類(多頁等五)、pa類(跛等五)、ya類(也等四)、s/a類(沙等三及訶)相次,則尤詳盡。

◎附三︰印順《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第十章第六節(摘錄)

印度人不重書寫,卻重於背誦,一向養成堅強的記憶力。大乘佛經流行,數量越來越多,部帙也越來越大,誦持不失的憶念力,也就越來越重要了。依《般若經》說,陀羅尼不只是誦持文字,也要‘心觀了達’,‘得經旨趣’。義理通達了,記憶力會更堅固持久。誦習多了,也會貫通義理,所以能辯說無礙。在陀羅尼中,最根本的是四十二字門,成為大乘的重要法門。誦持一切佛法,都依文字語言而施設,所以四十二字義,有了根本的、重要的地位,如《大智度論》卷四十八說(大正25·408b)︰‘諸陀羅尼法,皆從分別字語生,四十二字是一切字根本。因字有語,因語有名,因名有義。菩薩若聞字,因字乃至能了其義。’

四十二字,‘初阿(a)後荼(d!ha),中有四十’。‘字’是字母(也叫‘文’),印度的文字──名句文,是依音聲而施設的。從發音的字母而有語言,所以說‘因字有語’。字母與字母的綴合,成為名,名就有了意義。名與名相結合,就成為句了。依《大智度論》,四十二字是拼音的字母。《四分律》卷十一說(大正22·639a)︰‘字義者,二人共誦,不前不後,阿羅波遮那。’‘阿羅波遮那’,正是四十二字的前五字。律制比丘與沒有受戒的人,是不許同時發聲誦經的,因而說到同誦的,有‘句義非句義,句味非句味,字義非字義。’這就是句、名(味)、文(字)──三類,可見這確是古代字母的一種。現在的印度,沒有四十二字母的拼音文字,然可以決定的,這是古代南印度的一類方言。《大智度論》說︰‘若聞荼(da)字,即知諸法無熱相。南天竺荼闍他,秦言不熱。’‘若聞他(t!ha)字,即知諸法無住處。南天竺他那,秦言處’;‘若聞拏(n!a)字,即知一切法及眾生,不來不去,不坐不臥,不立不起,眾生空法空故。南天竺拏,秦言不’。對字義的解說,引用南天竺音來解說,可見《般若經》的四十二字門,所有的解說,是與南印度方言有關的。《華嚴經》〈入法界品〉,遍友(Vis/va^mitra)童子唱四十二字母,以‘四十二般若波羅蜜門為首,入無量無數般若波羅蜜門’。稱四十二字為般若波羅蜜門,顯然受到了‘中品般若’字門陀羅尼的影響。咒術出名的達羅毗荼(Dramid!apat!t!ana,晉譯為‘咒藥’),有一位彌伽(Megha)醫師,說‘輪字莊嚴光經’,‘成就所言不虛法門,分別了知……一切語言’,是一位元精通文字、算數、醫、蔔、星、相的大士。〈入法界品〉是南方集出的,說到了四十二字,與文字語言法門。《四分律》為法藏部(Dharma-gupta^h!)律,法藏部出於分別說部(Vibha^-jyava^dina^h!)。法藏部的早期教區,在今孟買(Bombay)以北的Sopa^ra^,及北面的Kon%k-an!地方。法藏部的教區在(西)南方,也傳說這一字母。所以四十二字母,起於南方,而被引用於‘中品般若’,是極可能的。

四十二字(母),是一切字的根本。字母是依人類的發音而成立的。最初是喉音──‘阿’,再經齶、頰、舌、齒、唇,而有種種語音。可說一切語音,一切字母,是依‘阿’為根源的,是從‘阿’而分流出來的。喉音的‘阿’,還沒有什麼意義;什麼意義也不是,所以被看作否定的──‘無’、‘不’。般若法門,認為一切但是假名施設,而假名是不能離開文字的。一切文字的本源──‘阿’,象徵著什麼也不是,超越文字的絕對──‘無生’‘無二’、‘無相’、‘空’。一切文字名句,都不離‘阿’,也就不離‘無’、‘不’。所以般若引用四十二字母,不但可以通曉一切文字,而重要在從一切文字,而通達超越名言的自證。如‘荼’是熱的意義,聽到了‘荼’,就了悟是‘不熱’的。這樣,什麼都趣向於‘空’,不離於‘如’。所以經上說︰‘善學四十二字已,能善說字法;善說字法已,善說無字法。’《般若經》的字門陀羅尼,‘若聞、若受、若誦、若讀、若持、若為他說,如是知當得二十功德’。二十功德中,‘得強識念’,‘樂說無礙’,更能善巧的分別了知一切法門。字門的功德,沒有說到消災障等神咒的效用。雖然由於四十二字是一切文字根本,為後來一切明咒所依據,但《般若經》義,還只是用為通達實相的方便。

◎附四︰〈悉曇四十二字門〉(摘譯自《望月佛教大辭典》)

悉曇四十二字門,指四十二個悉曇字的特殊意義。亦即依般若無相之理趣,所顯示之四十二個梵字之特殊宗教意義。又稱四十二字門或四十二字陀羅尼門。舊譯《華嚴經》卷五十七雲(大正9·766a)︰‘善男子,我唱如是入諸解脫根本字時,此四十二般若波羅蜜門為首,入無量無數般若波羅蜜門。’又,《大方廣佛華嚴經四十二字觀門》雲(大正19·709a)︰

‘又善男子,如是字門是能悟入法空邊際,除如是字表諸法空更不可得,何以故?如是字義不可宣說,不可顯示,不可執取,不可書持,不可觀察,離諸相故。善男子,譬如虛空是一切物所歸趣處,此諸字門亦複如是,諸法空義皆入此門,方得顯了。’

此謂入四十二字門,則能悟入法空邊際。

依《大智度論》卷四十八所述,諸陀羅尼法皆從分別字語而生,四十二字是一切字根本。因字有語,因語有名,因名有義,菩薩若聞字、因字乃至能了其義,是字初為阿、後為荼,中有四十,得是字陀羅尼。可知四十二字門即所謂文字陀羅尼,而非說字母等。又,《大品般若經》卷五〈四念處品〉謂聞此諸字門而自受持讀誦,或為他說,可得二十功德,如得強識念、得慚愧、得堅固心、得經旨趣、得智慧、得樂說無礙、得諸余陀羅尼門等。此說亦即以四十二字門為所謂陀羅尼,主要能得強記,乃至得樂說無礙之法。







菩提佛教辭典:


佛經


  • 金剛經


  • 佛學常見辭彙


  • 悉曇
  • 悉曇藏
  • 悉曇連聲
  • 悉曇輪略圖抄
  • 悉曇三密鈔
  • 悉曇十八章
  • 悉曇十二韻
  • 悉曇十二章
  • 悉曇四十二字門
  • 悉曇四書
  • 悉曇四種相承
  • 悉曇五十字門
  • 悉曇章
  • 悉曇字記
  • 悉曇字數


  • 熱門辭彙


  • 路伽耶陀
  • 本地垂跡
  • 賢瓶
  • 易信易解
  • 斑足王